首页 > 古代 > 

楚卿媱穿越重生

楚卿媱穿越重生小说

楚卿媱穿越重生

作者:山谷俗人
状态: 已完结
来源:追书云
更新时间:2022-01-14 21:44
开始阅读
作品简介: 《楚卿媱穿越重生》是山谷俗人的一本穿越古代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楚卿媱穿越重生》精彩章节节选:云矽挑选了一处亭子坐着,晚风轻拂下,心绪便飘向千万里以外。想到在当今的日常生活,每个人随意而公平,女生可以凭借自身的勤奋与男生齐驱并进奠定一片天,并不像这一时代,女生命如飘零没法借助。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云矽只是在一旁听着,安公公所说的故人,难道是指她?她心潮涌动,佯装镇定安静的站在一旁。    顾南封也沉默不语,自己妹妹的性子他怎会不了解?当初他就劝她不要进宫,这宫里不适合她,但是她说她爱皇上,即便皇宫是坟墓,她也要葬在里面,守着他。    “顾莘,说重点,你来的目的。”

莘妃这才抬头看着顾南封,眼里已没有刚才倾述时的脆弱,而是一股坚定。    “哥哥,我需要你的帮忙。”    “怎么帮?”    “苍若钰之所以还能保有皇后之位,还能在宫内处处限制我,不过是因为她的背后有北厥国的兵力支持。你若不帮我,我今后在宫内还有什么指望?”    “我从不过问你跟爹在朝中之事,怎么帮你?”

莘妃听到这,也颇为气愤道:    “是,你一意孤行自己出来从商,爹再反对,最后也顺着你的意,给了你自由。可是爹呢?这几年老了,在朝廷上也处处受限制,虽是丞相,但只管一些礼部,祭部一些无关紧要的杂事。但你看看甄家?前阵子打了败仗,导致朝廷兵力锐减,但是皇上竟没有丝毫的怪罪他们。”

“胜败兵家常事,输了都要受罚,以后谁还敢带兵打仗?”顾南封不以为意。    “哥,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傻?甄家可是当年大王爷的人,你看看现在的朝中,大王爷当年的老部下,一个未留,别说犯了打败战的错,即便是一个小错误,也会被皇上当场贬官,严重的直接格杀勿论。但甄将军,不仅没有受到任何牵连,反而受到皇上重用,为什么?因为甄将军,还有甄六正能带兵打仗,朝中几个将军都是甄将军培养出来的。哥,你若能拨些银两给朝廷,曾加兵力,让爹掌管一定的兵权,也不至于像这样处处受限。”

顾南封听后,摇了摇头回答道    “爹年纪大了,别再想着去争夺,是时候该退下来享福了。至于你,这是你自己当年选的路,怨不得别人。况且,在通朝,谁不知道你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就你这性格,犯了那么多错,做了那么多糊涂事,皇上哪次责罚过?还不是每次都护着你。”

顾莘却忽然感慨起来:    “容颜易老,你以为皇上能永远对我好?当年,我听说,甄将军的女儿甄卿媱,也深受皇上宠爱,可后来还不是被关进六池宫,永不得出入?即便甄将军在朝中威风凛凛,关于甄卿媱的事,也是不敢在皇上面前提半句。所以,你若是不帮我,我将来的下场恐怕比甄卿媱还要凄惨数倍。”    云矽听的,心中一阵冷过一阵,是啊,当年在没有权利斗争,没有万里山河的斗争之时,寅耀大概是爱过她的,那时的快乐,那时的情分都是真的。可,还是顾莘看的明白,情能维持多久?    她从前如果有顾莘这份通透,也不至于落到那个下场。如今,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听顾莘口中所说的朝野,更深刻的理解到所有人都难。

寅耀管理天下的难,爹爹守护疆土的难,顾丞相保持地位的难,顾莘争宠的难,这些难都是环环而扣,谁也不比谁好过。

顾南封沉默不语,顾莘继续说道:    “这次南方洪涝,良田被毁,很多百姓吃不上饭,有地方官员来报,这场涝灾声势浩大,尤其是宕阳城内,已断粮。朝廷有赈灾粮食运输过去,但缺口很大。哥哥,皇上少年时在宕阳城里生活过,对那感情颇深,安公公说,这几日皇上也忧心忡忡,甚是关心。这次你若能相助,提供粮食送往宕阳,解了皇上的燃眉之急,我跟爹爹的日子也好过一些。”    顾莘已有祈求之意看着顾南封。    “我考虑一下,你先回宫去。”

送走顾莘,顾南封难得表情凝重的思考问题,云矽不想打扰他,正准备离开,却听他忽然问    “云矽,这事你怎么看?”

云矽顿住脚步,回头看他问的认真,并不是随意,她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今晚从顾莘那得到的所有消息,她还未消化完。朝廷之争,后宫之争,她只想躲的远远的。    “朝堂之中的事我不懂,给不了任何意见。”    “云矽,你跟别人不一样,你善于站在旁观的角度思索问题,你比当局者看的清。所以,我信你。”

顾南封正色的说到这问题,让云矽原想向外走的脚步停了下来。    她是旁观者吗?她看问题够客观吗?

她是甄将军之女甄卿媱,她是被寅耀恨之入骨关进六池宫的甄卿媱,更是对宕阳有深厚感情的甄卿媱,她曾与寅耀在那度过最快乐的少年时光。

对啊,宕阳于她亦是重要。在顾南封的注视之下,她思索之后,开口道:    “我想莘妃说的有道理。先不说你若肯出手帮忙,让她在后宫之中的地位能够提升之外,就拿你们顾家来说,树大招风这个道理你比我懂,顾丞相在朝廷本就有一定的威望,而你,封府的事业做到覆盖整个天城,十家商铺有九家是你的,自古以来,官商为一丘之貉,官商的关系密不可分,你是清高,不肯屈尊他们,但若不是顾丞相以及莘妃在朝中的地位,没人敢动,恐怕你这封府也早经营不下去。再者说,皇上对富可敌国的你,为何没来打压你?关键还是看你在朝廷需要时,是否能够助其一臂之力。”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看顾南封脸色无异,她才继续说道:    “你问我意见,我的意见是,不仅要做,还要做到声势浩荡,让天下人都知道,你顾南封是向着朝廷的,将来不仅你生意好做,顾丞相能保着地位,莘妃也能在宫中如鱼得水。一举两得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听完云矽的一番话,刚才表情还凝重的顾南封忽地笑了,笑容荡漾的看着云矽:    “知我者,莫若云矽也。就按你说的办,开仓赈粮,我亲自押队送往宕阳。我让天下人都知道,我取财于民,我也用之于民。”    “亲自送去?没有必要吧,你堂堂通朝首富,被劫持了怎么办?”大事已定,云矽开玩笑。    “呸呸呸,乌鸦嘴。要做就做彻底,你陪我一起去宕阳城。”

去一趟宕阳城而已,对顾南封来说最简单不过。当年,刚开始脱离顾家,自己出来跑买卖时,天南地北走,一走就是大半年,什么苦没吃过?反而是这几年,事业稳定了,把曾经的激情抖磨平了,但这次,却因有云矽的陪伴,期待起这次的远行。

封府开仓赈粮的消息一经传出,天城的百姓无不对他竖起大拇指,纷纷夸赞,连带的更多人去光顾封府旗下的生意。    宕阳处在黄河下游,离天城近一千多公里,路途遥远,顾南封跟云矽押着粮队出发那天,整个天城的百姓都在沿街欢送,尤其是天城的姑娘们,一位位都垂着眼泪,眼巴巴,依依不舍的目送这顾南封离开。云矽开玩笑:    “你真是一个祸害,这些姑娘因为你以后都嫁不出去,即便嫁出去了又想着你,拿你做比较,真真是一辈子都过不好。”    “我现在自顾不暇,哪管得着她们死活?这天下女子,都想得到我,奈何我分身乏术,负不了责啊,辜负了她们。”    “你脸皮可以再厚一些?”    “云矽,别的女子我管不着,但我只问你一句,你如何看我?”    顾南封问的认真,云矽也不再逃避这个问题,她想快刀斩乱麻最合适:    “你听真话还是假话?”    顾南封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回答道:    “真话必然伤人,假话我又不愿意听。你不用回答我的问题了,来日方长,我不急。”    “封少,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你纵然是优秀,是整个天城女子的意中人,我欣赏你,敬佩你,但无关情爱。你不用在我身上浪费任何时间,不值得。我迟早要离开……”    云矽还没说完,封少一只手指压在她的唇上,微笑着:    “嘘……别说了,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还是那句话,来日方长,云矽,我不急。”

云矽听了他的话,没有往下再说。    他们的粮队为了安全起见,顾南封是请了镖局一路尾随护送,而朝廷亦是重视,请了一队人马沿途护送。

马车由北向南,颠簸之中,云矽迷迷糊糊便睡着了。睡梦里,她看见了周成明,背着大包小包从欧洲回来,哐当一包工具甩在北京国贸三期的办公室内,然后倒头就睡得不省人事。她又梦到自己坐在火车上去外地求学,母亲追着启动的火车跑了十几米,对着车内的她喊:    “云矽,你去了外地要好好照顾自己。”

母亲因为常年操持劳累,双鬓已发白,追着火车跑几米后便气喘吁吁,而云矽在车内一直哭一直哭。    “云矽,醒醒。”

有人在轻轻拍打她的脸颊,她猛然从轰隆的列车之中惊醒过来,望着眼前这个剑眉星目的男子,有一瞬间,她分不清自己在哪里?

是在现代的北京家中,还是在前世的天城?    顾南封温柔询问道:    “做噩梦了?哭成这样。”    云矽才知道自己此时是泪流满面的。原以为对现代的生活没有任何眷恋,却想不到,潜意识里,她是想回到那个独立自由的世界中去,潜意识里会想念那时的人与事。

顾南封掏出手绢替她擦了眼泪与额头上的汗,甚至轻轻拍她的后背安抚她。她欠了欠身,偏离他远一些。    马车骑的飞快,他们已经出来十多个小时,此时天色暗淡下来,太阳快要落山。顾南封说:    “前方有个小镇,我们今晚先去那里休息。”

见云矽疲惫的样子,顾南封亲自驾了马车,加快速度朝镇上去,把运粮的大部队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顾南封是自由肆意惯了,又多次走过这条商道,所以并没有危机意识,反而是云矽颇为担忧:    “别离大部队太远,万一有强盗或者山贼,人多才有照应。”    “大部队运粮,晚上不会进镇上,更不会住客栈,他们会守着粮食在外扎营。”    云矽实在是又累又饿,所以不再说什么,跟他进了镇,找了一处客栈入住。    虽是一个小镇,但属于南北来往的交通要道,所以古镇上的客栈人多而杂。此时又是晚饭的点,所以一层的大堂处,每张饭桌上几乎座无虚席,有来往的商人,有行走江湖的武艺人,有赶考的书生,亦有镇上官员,总之是鱼龙混杂。云矽与顾南封选了一处僻静的角落坐下,这个位置的视野极好,整个一层大堂尽收眼底。

毕竟是出门在外,又离大部队远,所以两人都留了心眼,警惕看着周边的一切。看似平静无澜的大堂,看似没有关联的这些人中,都暗藏玄机。

云矽用只有顾南封能听到的声音说    “第一桌,第三桌,第五桌的菜虽略有不同,但都属于鲁菜系,身型高大,口音相近,明明是一起的,但是他们分开坐,互装不认识。”    “第二桌,第四桌,第六桌,每个客人的风格迥异,但是腰间都有鼓起的部分,明显藏着东西,是一伙人。”    顾南封点头,惊讶于她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能观察的如此细致。    “怕吗?”他问。    “怕!”她如实回答,并非怕丧命,而是不愿应对血腥,只希望这些人不是冲他们来的。    “怕的话,晚上跟我同一间房,我不介意,也不需你负责。”顾南封竟还有精力开玩笑。

“放轻松,这些人若是冲着我们的来的,你想逃也逃不了,若不是为我们的,白白浪费感情担心。”    这让云矽不得不佩服顾南封的淡定自若。    “万一是冲着我们的,你有方法?”    顾南封两手一摊:    “没有,船到桥头自然直。”    “心真大。”    既来之则安之,两人都酒足饭饱之后,天已全黑,进入夜里。大堂吃饭的客人都渐渐散去。两人也到楼上的客房休息,到了顾南封的房门口时,云矽正想跟他说再见,顾南封却早她一步把她拉进他的房内。

屋内还未点灯,只有月光照的泛着朦胧微弱的光线。    云矽被困在顾南封与门之间动弹不了,顾南封整个人笼罩着她,身上有很干爽的味道。他的力气很大,低沉着嗓音说:    “晚上在这住,以防万一。”    “好,现在可以放开我吗?”云矽很爽快的答应,按照目前的形势,两人住同一间房确实相互有个照应。    反而是顾南封颇为意外    “你不怕我对你图谋不轨?”    “你不是一直对我图谋不轨吗?”她反问。    “云矽,你别太有恃无恐。”顾南封被她揶了一下,声音低沉,气息就拂在她的耳边,有一丝丝温热。    顾南封原本只想开个玩笑,故意这样做,想看看云矽的反应。但这个女人,与那日在封府的荷塘边上,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紧张,平静的倒显得他有多幼稚。    而现在,在朦胧的月光之下,在这么静谧的房内,如此近的距离,他心中又涌起那股异样的情绪,身体随之起了变化,是他非常熟悉的感觉,在云矽身上淡淡的体香扑入他的鼻尖时,那股感觉是强烈的,以他无法抵御之势侵袭向他。    他不由自主抱着云矽的手紧了紧,低头向她的唇吻去。

云矽也察觉到他的变化,冷声道:    “放开我。”    她的声音很冷,不含任何温度,像是当头一棒,顾南封清醒过来。松开了云矽,    “对不起,我失态了。”    “我回自己房间,”她转身要走,但被顾南封抓住了手臂。    “在这住,我保证不会动你。”    他此时目光清冽而坚定的看着云矽,云矽最终选择相信他。

他苦笑自嘲道:    “云矽,你可知在天城,有多少女人想接近我?从前,有被我伤的深的姑娘骂我迟早有天要遭报应,没想到,我的报应来的这么快。”    云矽想,无论顾南封是出于真心,还是出于游戏花丛的心态如此对她,她都觉得对不起他。她回到这一世,很多事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似乎是命运在冥冥之中牵引着她往未知的方向而去。    这一夜里,顾南封确实守信,一直离云矽三步远的距离。

猜你喜欢
退婚后被权臣娇宠小说
退婚后被权臣娇宠
蓝白格子
第一章穿越成女配小说
第一章穿越成女配
楚玥
长歌踏河山小说
长歌踏河山
拈花惹笑
将军收手吧小说
将军收手吧
大眼小金鱼
福晋有喜:四爷,轻点宠小说
福晋有喜:四爷,轻点宠
叶小甜
三国:造反被曹操窃听了心声小说
三国:造反被曹操窃听了心声
抹个零头
重生后,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小说
重生后,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
莉莉薇
我靠养崽来洗白小说
我靠养崽来洗白
万岁儿
穿越明朝的傻子小说
穿越明朝的傻子
大眼小金鱼
大明疯王小说
大明疯王
星辰玖
玄幻:我的师兄实在太妖孽了小说
玄幻:我的师兄实在太妖孽了
一株仙草
我养的崽登基了!小说
我养的崽登基了!
笑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