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帝殿下的小美鱼拓智馨皓夜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 海帝殿下的小美鱼

海帝殿下的小美鱼

海帝殿下的小美鱼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红袖添香

作者:琶鼎

时间:2019-07-23 10:11

评语:霸道海王和柔弱美鱼

《海帝殿下的小美鱼》的主角是拓智馨皓夜,这本书是作家琶鼎的最新小说,美吉文学提供海帝殿下的小美鱼小说免费全文。馨儿本是个沉迷仙侠游戏的美少女,一次穿越,她竟然来到了一个架空的异大陆,她不再是凡人,她也可以修炼灵力,变成小鸟?变成蝴蝶?不如变成一条小美鱼去大海里自由自在的畅游吧。这绝美少年是海帝?哼,还不是得被我拧着耳朵骂!修炼打怪拯救世界这些放一放,先来谈个恋爱吧!

精彩节选:

  拓智俊几乎每夜跑去白泰府上,一是为了找寻那额间有透明六瓣花型灵骨的人,二是为了去看白雨舞。

  这日,白泰夫人窦平正在房中商议采办布匹等所需之物时,女儿白仙巧闯了进来。

  这白仙巧一身华贵玫瑰红纱,容貌俏丽,身材丰满,一进门就跟窦平撒娇道:

  “娘,听说四大龙族的族长都要选女儿到龙帝宫中为妃,我们家谁去啊?我可告诉你,我是不去的,我可是要嫁给段哥哥的。”

  “你平日里诸事不管,这次消息倒是灵通啊!放心好了,娘怎会舍得让你嫁到宫中去,何况那龙帝征战这许多年,他的兄弟都早已成婚,他身边竟连一个侍妾都没有,众人皆说他有病,娘怎么忍心让你去?你就别操这份心了!”一身珠光宝气地窦平安慰道。

  “呵呵,巧儿就知道娘最疼我了!”白仙巧娇笑着挽起窦平的手,又说道:“听说这龙帝满身都是黑色鳞片,脸上也布满了黑色鳞片,长相可怕地很,恐怕是有暗疾呢。”

  “可不是吗?哪个女孩子看到这等长相不害怕?不过以他的权势,定然不会缺少女人,可到了二十五岁还未成婚,不是有暗疾是什么?这次选妃估计也就是为他这病做遮掩罢了。正好家里有这么个不省心的人,就让她去吧!也免得见了就生气!”窦平愤愤不平。

  “娘,你说白雨舞那贱人!对,正好!每次段哥哥来了,眼睛都盯着她,真想把她那张脸弄得跟她娘一样!”白纤巧咬牙切齿的说道。

  “哼,可惜你爹不许,梨兰那毁了容的贱人明明已经自请到花圃做佣人去了,你爹还对她好得很,更别说雨舞了,你爹当真宝贝得紧,前日里我让她做花攒绣的事知道了,还骂了我一顿,说她喜欢看书就让她看,不叫我打扰她!不能做花攒绣了,还留着她作甚?”窦平想起那日被白泰训斥一顿,真是恨得牙痒痒!

  “哼,爹真是偏心!”

  莞丽苑

  这莞丽苑花圃里到处种满了纷繁盛开的鲜花,梨兰一个人打理着这里,也觉清净。在花圃忙了一会儿,梨兰进了房间。

  梨兰走到卧房的一个柜子里,从最里面的格子里拿出一张画挂到墙上。

  只见画上画着一位年轻英俊的将军,身着威武的盔甲,手持一柄长戟,刀削般的轮廓,长发飞扬,自信的眼神溢满神采!

  看着画中这熟悉的令自己魂牵梦萦的容颜,梨兰只愿最好的自己呈现到他面前,她揭开脸上的伤疤,出现的是一张绝世无双的美丽容颜,只是那美丽摄魂的眼眸此刻泪珠滚滚而落:

  “莫奇,我们的女儿已经长大了!若不是有女儿相伴,我每时每刻都想随你而去!这些年,都多亏白泰照顾,他冒着危险收留我们母女,早已报了你当初的恩情了。你别怪我,我封印了女儿的灵骨,我们透明花骨之人总是招人窥伺,还是不要修炼得好,纵使我当初勤勉修炼,到最后却还是不能救你,可恨我一人独活又有什么用?”

  梨兰焚上一柱香,拜了拜,多少年来,她一直和莫奇说着同样的话,但她每天都说,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他依然活着,不曾离她远去。

  雨舞的闺房里,雨舞正在看书。

  她身着一件乳白色暗纹华衣,外罩白纱镂空披肩,如瀑的黑发顺滑而下,衬托着那清丽无双的脸庞,姣好的身材凹凸有致,饱满的胸部下盈盈一握的纤腰让人血脉贲张。

  前几天窦平让雨舞做花攒绣的事被白泰知道了,白泰将窦平训斥了一顿,窦平终于又消停了几天不来找她麻烦了。

  她脚边的这只小黑猫看起来更像一头小黑虎,但自从那日跟着她以后,便时常跑到她脚边玩耍,她看书,它便安静地睡在脚旁,她出去转转,它就默默地跟着,这两天雨舞跟它也熟悉了。

  此刻,小黑猫正在一旁安静的眯着眼睛。

  窦平带着绿翠进来了,白雨舞赶紧起身拜见窦平。

  窦平一脸笑容地对雨舞道:“雨舞,不必多礼,母亲今日有件喜事要告诉你!”

  “什么喜事?”白雨舞奇怪道。

  “你年纪也不小了,先前都是母亲鬼迷心窍想留你在家里陪陪我,如今想来女大当嫁,却不能把你耽误了。你也知道龙帝下了诏书,四大龙族都要选一位小姐为妃,做龙帝的妃子乃是天大的荣耀,你看母亲已为你张罗好了嫁妆,你此去若是得宠了,可千万不要忘了自己的出身!”窦平一边笑着,一边让绿翠将嫁妆清单拿给雨舞看。

  雨舞这个年纪早就是老闺女了,但她本来也并不想嫁人。

  她心中早已有个英雄-正是龙帝!

  她也知道窦平之前为了让她做花攒绣便一直谢绝媒人的提亲,而将她留在家中,爹爹白泰几次过来问她,她倒是真心表明了自己不愿嫁人的态度。

  如今窦平突然告诉她要将她送入龙帝宫中为妃,她激动极了!

  她听过许多龙帝的传说,早就对他仰慕万分,在她眼中他是胸怀天下心存仁义的大英雄,就算他满脸鳞片她也不在乎,她要嫁就要嫁这样的大英雄!

  “母亲说得极是。”白雨舞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并未在窦平面前表露出自己的欣喜。

  但她心里却很期待雀跃,嫁给自己心目中的大英雄是何等快乐的事,那就象是梦想突然成真!

  她曾经以为他离她好遥远,永远只能在传说中听到他,想不到下一刻命运竟将他送到了她的身旁!

  她可以离他这么近!此刻她的心已经飞向远方,好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和书中一样,她想追随他曾经走过的路,踏遍他走过的每一处传说。

  此时,雨舞脚边的小黑猫“喵呜”一声,听起来极为惨痛,跳到窗外跑出去了。

  “你既如此识大体,甚好,母亲会好好照顾你娘梨兰的。你日后自然蒙龙帝恩宠,可也应知道娘家与你本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窦平想不到雨舞答应得如此爽快,心里也有个算计,自己此前对她不算好,如若她日后得了龙帝宠爱,虽然她觉得这件事不可能,但不能不防,先提醒下她,她的亲娘可还在白府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不能忘本!

  小黑猫飞快地跑了出去,他的单相思没有持续几天,竟然就换来这样的结果,心痛到似乎不能呼吸!

  是的,尽管他时常看着她,但他却没有任何身份和理由和她见面,告诉她有个人默默地喜欢她!

  正如师傅所说,在龙帝选妃的这种时刻,各大势力正在互相紧盯着,防止有人在这次选妃中大做文章!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甚至不敢轻举妄动以免引起猜疑!

  小黑猫飞快地跑着,在奔跑的途中渐渐幻化为人形,拓智俊今日提前回了军营,刚一进营,营长康初老远就招呼道:“智俊老弟,你跑哪儿去了,你爹娘来看你了。”

  “哦?在哪儿?”拓智俊惊道。

  “当然是在你帐篷里了,快去吧。”康初拍了拍拓智俊的背。

  “多谢康兄。”拓智俊直奔自己的帐篷而去。

  一掀帘子,就看见爹坐在桌旁,桌子上堆了一堆的东西,有吃的,有穿的。娘则坐在床上帮自己整理衣物。

  “爹,娘,你们怎么来了?”拓智俊上来道,看见爹娘心头的痛楚似乎减少了很多,一股暖流流淌在心间。

  “来看看你啊,我和你爹也没事,买了些你爱吃的红糖粑,你爹又给你带了好些黄鱼,另外娘给你做了几件衣服和鞋子带过来。”萧蝶看着帅气的儿子,一脸开心。

  “儿子,又长结实了!”拓海生拍着拓智俊的肩膀道。

  “爹,你和娘不要太劳累了。”拓智俊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娘,成天东想西想,出来转转,她心情还好点。对了,前几天你外公的师弟冷啸延,就是上次送你回来的那个冷轩他爹,你应该叫他师祖了吧,过来看你娘来了,问起馨儿倒是说她在海帝国一切都好,又当上了一级医师,只是你娘想馨儿得很,我和你娘又没有灵力,下不了深海,你看什么时候空了,让馨儿回来看看你娘。”拓海生道。

  “恩,好。”拓智俊答道,爹娘对馨儿在海帝国的事情尚不完全知情,上次冷轩来也只是说留在那里当医师,其实只有自己知道馨儿在那里恐怕不容易回来。

  如今也只好先暂且瞒着父母,只恨自己灵力不能迅速增加,又打不过那些人,就算幻化成雾还被人轻易认出。

  “娘,我和爹出去转转。”拓智俊回身对萧蝶讲。

  “好,去吧,别走远了,菜马上热好了。”萧蝶道,床边的小炉子上正热着一锅菜。

  “知道了,娘。”拓智俊和拓海生说着便出了门,两人沿着沙滩慢慢地走着。

  “儿子,这里还习惯吧?我看你锻炼得越发结实了。”拓海生道。

  “恩,习惯”。拓智俊顿了顿,突然问道:“爹,要是当初娘嫁给了别人,你怎么办?”拓智俊。

  “你娘怎么可能嫁给别人?这就根本不可能!”粗壮魁梧的拓海生一脸坚定地说道。

  “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个你喜欢的人,她要嫁给别人了,怎么办?”拓智俊低着头,俊逸的脸上有种有气无力的挫败感。

  “我不知道,那种情形我想象不到,如果没有你娘,我想我就一个人过。”拓海生的思维很是简单。

  “哦。”拓智俊似乎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儿子,你有心事?”拓海生看向拓智俊。

  “没有,就是忽然觉得好奇。”拓智俊将眼光转向波涛汹涌的大海,心里也如海浪一样起伏绵绵。

  • 海帝殿下的小美鱼 截图1
  • 海帝殿下的小美鱼 截图2
  • 海帝殿下的小美鱼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