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玄功伏君玉灵儿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九转玄功

九转玄功

九转玄功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笔尚

作者:长天一剑

时间:2019-08-06 10:21

评语:早有预谋

《九转玄功》小说的主角是伏君玉灵儿,这本书为作家长天一剑。美吉文学提供九转玄功伏君玉灵儿小说免费全文阅读。他在一次睡梦中重生到乌绍国。一次机缘让他获得修炼神功,他从此踏上修炼之路,为了保护想要守护之人。一路上遇到众多瞠目结舌的事迹,也重遇了诸多昔日熟人。

精彩节选:

伏炎不客气的话语让伏君心中有些恼怒,光自己的话还好,玉灵儿还只是一个小姑娘,这样的话让她如何自处?

平常对于自己,伏君无所谓;可一旦牵涉到玉灵儿,他就无法再忍让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决不能让人越过的底线。

伏君向前走了一步,正好挡住了玉灵儿,冷声说道:“你嘴巴放干净点,谁干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伏君突然的硬气让他表情一怔,眼皮子眨了几下,还以为是看错了人。

要知道,伏君可是整个伏家庄中出了名的软蛋,今日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凶狠了?莫非是自己看错了人?

可伏炎仔细看了看,那不是伏君又是何人。

这小子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的,怎么变得和平常不同了?

随后伏炎越想越怒,脸色登时青了下来,平日里在村中著名的软蛋居然敢和自己这样说话,难不成是看不起自己?

这还了得!

“臭小子,我说的就是你们,晚上孤男寡女在一起,不是见不得人的勾当又是什么?”

伏君的手臂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了起来,他声音变得低沉,道:“我明明就比你还大,你却不懂得尊敬之道,嘴巴不干不净,你再多说一句,我就要撕了你的狗嘴。”

“不要了,伏君哥哥,我们还是走吧,不要和他斗气。”玉灵儿低声的言语间也有些抖动,相信而和一个女子听着这种话都会觉得心中积郁难平,可一想到伏炎在庄中的地位,她只能忍气吞声。

这小子的爷爷乃伏家村的七长老,从小就被他爷爷宠坏了,可无奈他修炼天赋不错,极得七长老喜欢。

这个混蛋,伏君也想到了玉灵儿心中所虑,只能暗暗骂了一声,便准备带着她离开此地。

伏炎见两人的气焰顿时降了下去,还以为是自己镇住了对方,使得对方心气已怯,显得更加张狂起来,一把拦住他们两人,说道:“怎么着,刚才不是很横还挺横的吗?怎么突然就变成丧家之犬啦?被我撞破了你们的丑事无地自容了吧,哈哈哈哈。”

“算了,伏君大哥,我们赶紧走吧,不要与这人一般见识。”玉灵儿一见伏君又有冲上去理论的趋势立刻就伸手拉出了他,劝其离开。

她也知道,伏君的修炼天赋只是一般,与眼前的伏炎一比差的太远,若是要上前争执难免吃亏,她不愿意伏君为此受伤,因此只能忍气吞声。

“一般见识?”大笑中的伏炎脸色骤然冷了下来,看着玉灵儿的背影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样说我?从前,我还真以为你是一个守身如玉的女子,原来是假清高,背地里和这个软蛋在村外偷情,胡搞一气,简直是丢尽了我们伏家庄的脸面。”

伏炎的爷爷,也就是伏家村的七长老一年前曾经拜访过玉灵儿家,想要把如花似玉的玉灵儿指给年轻有为的伏炎,但却遭到了玉灵儿的出口回绝,这件事情惹得年轻气盛的伏炎也是心中一阵阵不舒服。

现在偶然撞见伏君与玉灵儿搅在一起,心里登时是火冒三丈,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玉灵儿身上。

你居然宁愿和这个软蛋好也不跟我,让我在村庄之中丢足了面子,今日不羞辱你们一番,我如何能平心头之恨?

在伏炎眼中,伏君只不过是一块朽木,又怎么能与自己这种天才相提并论,自己应该在每个方面都压过他才对。

就像神龙压死蝼蚁一样。

可玉灵儿不选自己偏偏却和他搅在一起,仿佛直接打击了他的自尊心,让他胸中一肚子火气,不羞辱她一顿,绝不会罢休。

如此出言羞辱一个未出嫁的少女,实在是过于恶毒了一些,名节对于一个女人极为重要,更何况是少女。

玉灵儿心中极是委屈,可面对强势的伏炎她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选择屈服。她眼中不禁有泪花泛起,拉着伏君就欲走。

但,这一次,她没有拉动伏君,似乎伏君的双腿就像是老树生根了一样,极为扎实,一动不动。

她刚想问一声,却赫然听见耳边传出一声寒冷的言语。

“你再给我胡言乱语试试看?”伏君整个人的气质仿如发生了变化,整个人突然变得冷冽起来,目光之中隐藏的寒光,如利剑一般死死地盯着前方的伏炎。

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基本上从来没有发过火,可这不代表着伏君就没有火气,想当初在另一片星空下,自己曾经为了她与别人拼得头破血流,却没有一句怨言。

因此,现在他也不允许任何人侮辱玉灵儿。

伏君的气势猛然改变使得伏炎有些微微一滞,但瞬间他就转了过来,张狂地朝伏君吼道:“软蛋,你居然敢这样与我说话,莫非是活腻了吗?我堂堂伏炎说话还需要经过你的许可?简直是笑话,你给我听好,我就再说一次,你们俩偷情胡搞……”

话音未落,一个人影就冲了上去一掌把伏炎打翻在地,同时接连一掌狠狠地抽在了伏炎的脸庞上,打得他眼冒金星。

在那一片星空下自己就敢为了她拼出性命,这一次也一样,绝对容不得别人半点侮辱。

伏炎顿时被打懵了,双眼充满了不可置信,他死死地看着眼前这名男子,仿佛不敢相信他会突然动手。

自己,自己居然被这样一个软蛋打翻在地,而且还被他抽了一个大耳光,这简直是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伏炎在伏家庄之中一向自命不凡,除了极少几个人外,基本上谁也不服,谁也看不起,现今却被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伏君打翻在地,如何不叫他愤怒。

如同把他莫名的优越感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碎成了无数块。

“软蛋,你居然胆敢当着女人的面打我,我今日不宰杀了你,难解我心头之恨,受死吧。”

被伏君压在地上的伏炎突然狂怒了起来,暴躁的乱吼,身体之中仿佛散发出清鸣之音,虽然很细小,却很清晰。

筋骨齐鸣,这是修炼到筋骨齐鸣境界的标志,顿时伏炎的身体之中就像是充满了力量,身子一震,便弹飞了骑在自己身上的伏君,整个人一跃而起。

“你知道吗,我父母都没有打过我脸一下,你个软蛋一般的人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待会若是不抽你百十个巴掌,我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伏炎说话间颈部的青筋都微微凸了起来,看起来有有些狰狞,就像是真的受了巨大的刺激,发疯一样的超伏君冲来。

那拳头之上带着巨大的力道,穿透过来之时还有轻轻爆鸣,一看就知道没有留力。

看这个力量,如同真的要杀了伏君一样,凶猛而狂暴。

伏炎本就是一个少年人,极容易冲动,由着性子做事,所以怒气当头做出这种疯狂地举动也不足为奇。

对方乃是筋骨齐鸣的武者,而自己不过才到练骨期,真要打起来,伏君一定不是对手。

但,有些时候,你不能退,伏君眼中看着气势汹汹的铁拳,只是轻笑,眼中疯狂之色尽显。

他不怕这种事情,从前为了她刀子都挨过,何况这区区一拳?

为了某些人,伏君可以变得比任何人都勇敢,因为身后那人,就能带给自己无限的勇气。

一股无形的力量催促着伏君的身体,竟是也不躲闪,迎难而上。

一步踏出,勇力合一,不惊不惧。

“嘭”

在伏炎惊异的眼神中,伏君出拳了,即便是看起来那么的微不足道。

可看他那身形与气势,却不减反增,如同受了什么刺激一样,轰出猛烈一拳。

一个练骨期的武者居然敢对自己出拳,说出去定然没有人相信,但此刻却活生生的发生在伏炎眼前。

他看清楚了伏君的眼神,没有一丝畏惧之意,有的只有果敢与坚定。

不过在玉灵儿的尖叫声之中,伏君还是被震飞了老远,狠狠地撞击在地面上,禁不住一昂头,吐出一口鲜血。

实力差距摆在那里,他毕竟与伏炎相比毕竟还是太弱了一些。

练体,练筋,练骨,练五脏,筋骨齐鸣,差了整整两个境界,想要取胜,实在是太艰难了一些。

看见伏君被自己一拳轰飞,刚才的惊诧立刻在伏炎脑海中烟消云散,他如同胜利者一般缓缓朝玉灵儿与伏君逼近,同时有着狰狞地说道:“软蛋,这就是的实力的差距,我是强者,所以可以任意折辱你们,你们又能如何?不管如何挣扎,在我面前还是如同蚂蚁一样。”

伏君吐出一口鲜血,顿感积郁之气去除了一些,他心想:果然,实力相差太远,想要取胜千难万难,这个世界与从前不同,并不是凭着一腔热血就能战胜对手的,没有扎实的实力作为后盾,根本吓不倒对方。

“你口气真不小,就仿佛你已经开始换血了一样,真是狂妄。”

但伏君的话没有起到一点作用,伏炎作为一个胜者缓缓走来,同时阴森森地说道:“你知道吗,我说到做到,不抽你百八十个大耳刮,我今天是不会停手的,就是不知道你变成了猪头,她还会不会要你。”

玉灵儿看出了伏炎的恶毒心思,立刻冲在伏君前方张开手阻挡道:“伏炎,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是不会让你接近伏君哥哥的,除非你从我身上踏过去。”

“哼,可笑,蚂蚁还需要我踏?给我滚开!”说完他大手一挥,便把玉灵儿娇小的身躯给震了出去,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感。

这看得伏君是目眦欲裂,心中大急如焚,出言的的狂喝道:“伏炎,你干什么,她只是用一个女子,你有什么冲着我一人来,不要牵扯到灵儿。”

“好一对野鸳鸯,玉灵儿,想当年我爷爷找你提亲时你不是很高傲的吗?没想到今日居然找了这样一个废物加软蛋,真是瞎了你的狗眼。现在我就让你看看,找个软蛋的下场。”

说完他冷不丁的就是一脚,直击到伏君的手臂之上,顿时一阵剧痛袭来,几乎让他昏了过去。

该死的,关节被这个混小子卸去了,果然够狠。

“你小子看什么看,你瞪着我是不是表示很不爽?哈哈哈哈,若是你真的不爽,就把我也揍趴下啊,来啊。”

伏君知道两人的实力相差太远,要起来力敌几乎是不可能的,要想改变这个局面只能智取。

好在此人狂妄自大,脑袋不好使,只要等到机会,自己就能反败为胜。

现在要做的就是隐忍。

像毒蛇一样潜伏下去,只为等待一个最佳的攻击机会。

一个一击就能改变局面的机会。

“砰砰砰”

伏炎像是发泄一般提着伏君就是一耳光抽飞出去,而后又提起来,又是一耳光。

而且处处下狠手,顿时打伏君眼冒金星,整个脸上肿起了几指高,一边打他还一边出声道:“玉灵儿,你给我看清楚了,这就是你选择的男人,一个在我面前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男人。”

“不要,不要打了,我求求你了,不要再打伏君哥哥了,不要了……”玉灵儿的双眼清泪潺潺流下,瞬间模糊了她清秀的脸庞,有种梨花带雨的哀美。

看着伏君一次次被无情的抽飞,她的心中就像是刀割开了一样,阵阵刺痛,几乎都不忍心再看下去。

伏君的脸已经被打得完全浮肿了起来,看起来就像一个肿起来的气球,整个脸放大了不止一圈,他满嘴噙血,口齿不清地对一旁哭泣的玉灵儿说道:“不要……灵儿……不……不要求他……我……我没……没事。”

伏炎眼中闪过一丝栗然,狠狠地说道:“你倒是嘴硬,不过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今天你就是铁人我也要给你化了,不抽到你求爷爷告奶奶,小爷我誓不罢休。”

玉灵儿哭声不断,她实力不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伏君一掌一掌被伏炎抽飞,那晶莹的泪珠挥洒在夜空之中,浸湿了身下的地面。

美人垂泪,英雄叹息,伏君虽然很心疼,但此刻他自身难保,无法再去安慰玉灵儿。

在打了数十掌后,伏炎的动作总算是慢了下来,胸中的怒气也慢慢地平复,少年人总是如此,冲冠一怒之时什么都不会顾及,可一旦冷静下来还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若他真的杀掉了伏君,必然会给他自己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减低他的声望,使其在长老面前形象大跌。

如果真是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对于心高气傲的伏炎来说,为了伏君这种人赔上自己前途,很不值得,他自认为自己还有高远的前途,又岂能因为蚂蚁而受到阻碍。

而且打到现在,他心中的怒气也消去了大半,再继续下去就失去了意义。

他又是一掌抽飞了伏君,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去拾起,而是在原地轻蔑地说道:“现在你知道随意侮辱我的下场了吧,下次你若是再敢如此,必将遭到比今日凶狠十倍的报复。”

伏君费力的偏了偏头,却是用尽全力朝对方吐出一口血水,含糊不清地说道:“下……下次……我也……我也不会……不会怕你。”

混蛋,真是贱骨头!

伏君的话让刚刚平息下去的伏炎怒火再起,连跨三步,拳如金刚,重重地打在了的伏君的另外一个手臂上,顿时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竟是直接打断了伏君的臂骨,做法凶残,不留余地,就像对待生死仇人一样凶狠。

“你怕是不怕?若是不说,我就再敲断你身上几根骨头,帮助你长长记性。”

伏君看着伏炎骄傲的脸,口中含着血块说道:“我……我……我怕……我怕你……你……你妹……”

“砰”

伏炎扬手又是一拳,这回直接打断他的肩膀,同时冷声道:“你若是继续耍狠,待会就是你的左肩。”

“哈……哈哈……”伏君满脸带血的笑了笑,在玉灵儿面前他又怎么会低头?

绝不会低头!

从前他没有低过头,现在也不会!

“我让你笑,有种就继续笑啊!”

“嘭”的一声后,伏君左肩也被打断,可是这依然阻止不了他略带痛苦的狂笑声。

“有种……有种你就……你就杀……杀了我。”

伏君的目光也开始变得疯狂了起来,如同丧心病狂的病人一样,完全豁出去了。

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伏君此刻的歇斯底里已经让伏炎不知所措,虽然他此刻正在俯视着满脸污血的伏君,但真让他下杀手,他也还是不敢的。

毕竟在伏家庄之中有规定,没有特殊原因,绝对不能自相残杀,否则轻者废去武功,重者以命相抵。

他与伏君并没有生死大仇,又如何能下此杀手,而且他虽然凶狠,但此刻他已经不在气头上,再让他下杀手,他也没有这份胆量。

“妈的,你这个疯子,今日我就放过了你,来日若是再看到你出言不逊,今日之事就是前车之鉴。”

良久后,伏炎还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准备退出这场争端。

说到底,还是他挑衅在先,伏君和玉灵儿并没有主动去招惹他。

趁着他转身之际,伏君眼中顿时闪现出精光,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宛如一头寻谋已久的猎豹。

突然暴起,双手已经折断也不能阻挡伏君的暴起之势。

只见他一拧腰,整个人拔地而起,脚势连动,如旱地拔葱,瞬间踏出四步,追上了前方背对着自己的伏炎。

同时单脚一跃,扬腿而起,如同一把扎天大斧怒砍而去,破风之声呼啸而起,凶悍而凌厉。

伏炎顿时也感到脑后生风,瞬间回头,却只能看到一只硬脚当头斩下,如大斧劈山,躲无可躲。

他眼中俱是惊异,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之下伏君还能暴起伤人,就像是早有预谋一样。

完了,这混蛋一定是早有预谋,之前的蛰伏就是为了现在这一下。

真是能忍,换做是他,他可做不到。

伏炎想躲,可是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伏君的猛烈一腿已经劈到了面前。

他只能微微横移了半寸身子,得以避开头部。

战斗之中本就不可轻敌,伏炎为自己大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顿时他就感到烈风压境,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他虽是筋骨齐鸣的武者,可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受一烈腿,也会吃不消。

伏君这流星赶月的一腿,重重地劈了下去,狠狠地砸在了伏炎的肩头,巨大的力道传到了他的颈脖之间,让他登时双脚一软,失去了知觉。

  • 九转玄功 截图1
  • 九转玄功 截图2
  • 九转玄功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