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苏锦言秦子衡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 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

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

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微阅云

作者:莙桐

时间:2019-08-08 14:21

评语:苏锦言开始对神秘的男主秦子衡进行各种抱大腿模式

《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中的主角是苏锦言秦子衡,作者是莙桐,美吉文学为你提供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苏锦言秦子衡全文免费阅读。一朝穿越,苏锦言穿越成了小说中常见的炮灰女身上,为了能够给自己一个好点的结局,苏锦言开始对神秘的男主秦子衡进行各种抱大腿模式。

精彩节选:

“是这样吗?”方才还看苏吉祥不善的赵德海一瞬间就将目光落到张氏身上,张氏这货色虐待继子继女又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谁还不晓得她那点龌蹉心思。

只在一个村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也人当面戳穿了来说。

张氏哪里能承认,忙摆手道:“这扫把星胡说八道的,哪里有这样的事儿,她分明就是想偷我的银子逃跑,不然那些衣裳怎么都在这。”

散落在地的不过是两三身新制的衣裳,还是苏吉祥成亲那会,她娘钟氏急赶急给她做出来当嫁妆的。

“儿媳统共也就这两身好衣裳,原本是想着拿去当了给相公换点药钱的。”苏锦言脑子一转连忙辩解道。

又道:“我娘家虽是穷得揭不开锅,可我爹娘也都教我如何做人,相公都这个样子了,难不成这般年纪就当真要等死不成。”

院子里头看热闹的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没想到这个嫁进秦家一月有余,走哪都讨人嫌的苏锦言还是这么个有情有义的。

可也耐不住有人抱着揣测的心思,说苏锦言这是为自己开罪。

这些人说什么苏锦言都不放在心上,只抱着张氏的大腿又哭起来:“娘,求你了,你就救救相公吧,他还这么年轻,伤得那样重不看大夫怎么能行啊。”

不怕有人耍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苏锦言再怎么说,那也是在二十一世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张氏再是泼皮,可也闹不过一个比她更泼皮,说起话来还头头是道的。

张氏本就心虚,又说不过苏锦言,气得脸色铁青,一个劲的想把自个的腿给拔出来,可她一动,苏锦言便再紧上两分。

苏锦言本就哭得跟死了亲爹一样,加上张氏嘴上又骂骂咧咧的没句好话,旁人瞧见就好似张氏恼羞成怒踢踹苏锦言。

赵德海眼见越闹越不像话,脸色一冷,怒斥一句:“够了。”

虽苏锦言说得不净是实话,可依着张氏那性子对着继子的确能做出见死不救的事情来,赵德海到底可惜秦子衡,瞪得张氏一眼:“还不赶紧去请大夫来,你瞒着大勇老弟给秦大郎娶了亲也就算了,要是再闹出人命来,到时候看你怎么交待。”

说起秦大勇,张氏立马收了声,她虽是泼皮得很,还是怵自家男人的,心头不平的踹得苏锦言一脚,冲站在角落里的小儿子秦子德吼道:“还不去请大夫,老娘是造了什么孽,才生了你们这些讨债的玩意。”

秦子德年纪不大,还吸溜着鼻涕,被张氏吼了也不恼,只慢吞吞的往村里赵大夫家去。

王婶子忙将苏锦言扶起来,对于刚才的猜忌有些不好意思,拍拍她身上的灰,叹道:“你这孩子……”

是善意还是恶意苏锦言自然分辨得出,也不多说只冲王婶子咧嘴一笑,据说张氏那是铁公鸡一样的人物,没想到还能从她手里抠出钱来,真是不容易啊。

见秦子德去请大夫去了,赵德海看着这院子乱七八糟的也想多待,脸色一肃:“都散了,才秋收完,一个个的家里事都忙完了。”

大家也就看个热闹,这会子热闹看完了,里正一发话也都笑嘻嘻的走了。

张氏犹自气不顺,直拿眼剜苏锦言。

苏锦言只当看不见,拉着王婶子直谢她,这一院子看热闹的,也就这么个妇人扶了她两回。

王婶子自觉没做什么,叫她谢得还不好意思,看苏锦言脸上还肿得厉害,压低声音道:“回头煮个鸡蛋,好生滚滚,明日就该消肿了。”

苏锦言一笑,鸡蛋这玩意奢侈着呢,张氏哪能舍得给她拿来用在脸上。

一院子的人呼啦啦的走得没了影,苏锦言手脚利落的将散在地上的几件衣裳收拾起来,不等张氏再发作便往西边挨着牲口棚的屋子一钻。

秦子衡被人抬回来的时候,的确满身的血,可到底要不了性命,只左腿伤得厉害,动弹不得。

外头那样大的动静他自然听到了,眼见苏锦言躲进屋里将唯一的几件好衣裳收进墙角一个破旧的箱笼里,嘴角就泛起一丝嘲讽。

他可不信苏锦言当真是去偷银子为自己治病的。

苏锦言收拾好,一转身就瞧见简陋木板床上的秦子衡,湛蓝的粗布衣裳染了不少黑红的血迹,面上也糊得瞧不清模样,正目光阴寒得看着自己,不由得心头一惊,生怕被人瞧出端倪来,毕竟原来的苏吉祥可不是什么好货色。

“那,那个,你醒着啊……”虽然刚才在外头左一个相公,右一个相公的,可这会子对着真人哪里还喊得出来。

苏锦言只觉头皮发麻,站在原地半响这才道一句:“我,我去烧点水。”跟着便一溜烟的跑了。

秦子衡眉头紧蹙,心生疑惑,今儿他才被抬回来时,苏吉祥便是满眼的嫌弃,怎的经得外头这一闹,反倒目光清明,也没有冷嘲热讽,倒跟变了个人似得。

秦家住村头,赵大夫家住村中,秦子德将人请来的时候,苏锦言还在灶房烧水,张氏叉着腰站在院子里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骂骂咧咧。

苏锦言听见动静从灶房探出头来,忙擦了擦手将赵大夫迎到秦子衡的屋子里。

赵大夫还没开始把脉,苏锦言就先打预防针:“大夫,我相公人命要紧,银子啥的都好说。”

都住一个村子里,能有什么秘密,张氏那么个性子谁不晓得,听得苏锦言说得这么一句,赵大夫还忍不住多看她一眼。

“你出去。”秦子衡看向苏吉祥冷声开口。

他不喜欢苏吉祥,一来她是张氏随便替他娶回来的,且还是迫不得已的;二来是原来的苏吉祥的确惹人厌。

两人成亲一月有余,这女人没少一而再再而三的惹他生厌。

就算她今天满心的替自己着想,可他还是觉得黄鼠狼给鸡拜年。

苏锦言对秦子衡这样的态度没多大的情绪起伏,毕竟原来的苏吉祥的确是挺讨人厌的,那会她看小说的时候都恨不得这么个废物早死早超生。

她在心里叹口气,什么狗屁穿越,也太坑爹了,穿到这么个连自己都讨厌的人物身上。

可既来之则安之吧,总不能巴望着能穿回去就把自己能弄死了,万一没死还把自个给折腾残废了呢?

谁还真能养她一世不成?

  • 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 截图1
  • 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 截图2
  • 种田美娇娘:爷,有喜了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