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坟王城陈蓉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惊悚悬疑 > 阴坟

阴坟

阴坟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网易云

作者:恰灵小道

时间:2019-08-22 16:01

评语:一天比一天更深

《阴坟》中的主角是王城陈蓉,作者是恰灵小道,美吉文学为你提供阴坟王城陈蓉全文免费阅读。王城从小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他是由姐姐抚养长大。有一天,姐姐突然给了他一张卡,让他刷,没想到却被他的女朋友陈蓉骗走。王城看着不让自己报警的姐姐,疑惑一天比一天更深。

精彩节选:

“沈望,再和你说一遍,不准问任何关于我工作的事情。”姐姐停下了给我擦拭血迹的手,冷着脸说道。

开车的男子也附和道:“老弟,你还是别问了,你姐姐是不会告诉你的,不过我向你保证,你姐姐做的事情并没有给你丢脸,而且...”

“林风,你再多嘴就停车,不用你送了!”姐姐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林风赶紧举了举右手说道:“好好好,我闭嘴。”

我看了看姐姐,她似乎还在生气,我妥协的说道:“好吧,姐姐,我以后都不问了,不过你真的不用那么累了,我已经快上大学了,我自己可以去做兼职挣钱,我不想你因为我受委屈。”

姐姐淡淡的说道:“我并没有受委屈,我只是想多给你存点钱,因为我陪不了你多久了。”

“姐,干嘛说这样的话啊,我以后听你的话就是了,为什么要这样吓我?”姐姐的话我听得一头雾水,而且我隐约感觉到,姐姐肯定有什么瞒着我。

姐姐转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一切的。”

“嗯。”我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我的心里很疑惑,非常的疑惑,但是我不想再惹姐姐不开心,她一不开心我就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一样。

到医院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然后消毒缝针,包扎,医生说想住院也行,不想住院也可以,按时来换药就行了,我没有选择住院,现在家里所有的钱都没有了,住院真的住不起。

我的头发全部被剃光了,看上去很丑很狼狈,不过医生说位置还不算糟糕,过十来天就可以拆线了。

林风一直送我们到家,姐姐没有让他上去,林风走的时候递给了姐姐一万块钱,姐姐想都没想就接下了。

林风走后,我们回到家中,我问姐姐林风为什么给她钱,她说这是他该给的尾款,只是提前支付了而已。

我哦了一声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陈蓉那个贱人的影子,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个陈蓉居然是这种人,平时在学校的时候,她是那么的清纯可爱,和男生说话都温声细语的,甚至还会害羞,可我昨天看到的陈蓉,分明就是个不要脸的大骗子!

还有那个操若琪,也是个瞎了眼的女人,怎么会喜欢上雷昊那种王八蛋?

说起那个操若琪,她在我拆了线之后一天给我打了个电话,那天,姐姐刚好在前一天晚上出差了,说要去北方一个星期,我本来想去找点事情做的,但是我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就待在家里打游戏。

电话一接通就在哭,说什么她找不到雷昊问我怎么办,我当时就火了:“我他妈怎么知道你该怎么办?你那么喜欢猛男,凭你的条件,在大街上随便找一个猛男去追都可以成功啊!”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喜欢猛男了?”操若琪疑惑的问道。

“他人品那么差,又没有钱,你不就是贪恋他那方面功夫好么?装什么装。”我直接揭穿了她,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有的时候就是欠骂,也许骂着骂着就明白了。

那边的操若琪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放屁,我们在一起才两天,都没有做过那种事情,我怎么贪恋了?就是他答应七月份的时候和回老家的,他现在人不见了,我怎么向家里交代啊?”

“两天就领回家?你们家就这么缺女婿?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乞丐回去都比他强啊!”我相当的无语,这他妈的简直就是不要脸,还拿家里说事。

操若琪突然说道:“那你和我回家好不好?”

“滚,我凭什么和你回家?”我简直不想和她再说话了,直接挂掉了电话。

说起来真是可笑,在一起两天就说要领回家,而且以雷昊那王八蛋的尿性,怎么可能不和她发生点什么?

我气性都还没消,操若琪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你不和我回家我也找不到其他人了啊!”操若琪一开口就是这句话。

我顿时就火了,大力一拍桌子说道:“你他妈的还有完没完了,滚!别烦我了行吗。”

本来肚子里面憋着一肚子气,她还不停的惹我,这让我还淡定的了?要我和她回家,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老子他妈的还刚刚高中毕业。

“不行,就你了,我给你钱,十万!”操若琪平静的说道。

“你有十万?别逗了,你有十万早就被雷昊骗光了,还给我?”我语气稍微缓和了下来,说实话,心里还是有点期待的,如果她真的有十万给我的话,那我就能把钱还给姐姐了,姐姐也就不用这么累了,自从那十万块被陈蓉骗走之后,姐姐的工作更为努力了,隔三差五的整夜整夜不回家,昨天还说要出远门一个星期,肯定是为了赚钱。

如果和她回一趟家真的能赚到十万块,那我去一次又何妨?反正我现在已经没什么钱可以被骗了。

操若琪说道:“我现在没有,但是你只要和我回家,我就能拿到家里给的三十万,到时候我分你十万当报酬。”

“怎么?你是个富二代?”我疑惑的问道。

“不是,我外婆病重,她有很多积蓄,家里的姐妹们如果可以在七月份带对象回家的话,她就奖励二十万,老人家嘛,看到孙女们找到对象再走会安心很多,你可不可以帮个忙?”操若琪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这个解释我听着还挺靠谱的,估计这个操若琪也是想要得到那笔钱,所以才那么着急找人想要带回家,即使是欺骗,她也在所不惜。

我想了一会儿说道:“那好,你家在哪里,需要待几天?”

“我家很远,在云兰那边,苦聪族你知道么?哎呀,要不然我来找你面谈吧,我们详细说说。”操若琪说道。

我“哦”了一声说道:“行,那你来我家吧,我现在还是个秃子,出不了门。”

“好,发地址给我,我马上过来。”操若琪说着就挂了电话。

我舒了一口气,看来这个操若琪没有在开玩笑,听语气好像很真挚的样子,等她来了再说吧。

我发了个地址给操若琪,然后关掉游戏打开网页,查了一下苦聪族的资料。

苦聪族:在中国有3万多苦聪人,主要居住在云南省哀牢山、无量山一带海拔1800米--2100米的山区。1987年,经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苦聪人归属为拉祜族。

真的在云南那边,好远啊,那边是山区,而且资料还显示苦聪族特别穷,由于长期处于边远、封闭的深山里,从“原始社会”一步跨入社会主义,愚昧落后和陈腐的传统观念,使得“苦聪人”一度难以接受外部世界的新变化,更不能适应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一新的变革。于是,相当一部分“苦聪人”又扶老携幼,拿起火药枪,回深山老林狩猎去了。

可是她外婆怎么会这么有钱?难道在深山老林挖到宝变卖了?

我丢下了这些想法,关掉了网页又开始打起了游戏,所有的问题,等操若琪来了再问,之所以直接约她来我家,那是因为我现在真的不方便出门,而且她一个小姑娘来我家,也不会对我产生什么威胁。

玩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游戏,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来的还真快。

我走到门边,透过猫眼看了看外面的情况,确认了外面只有操若琪一个人之后,才打开了门。

  • 阴坟 截图1
  • 阴坟 截图2
  • 阴坟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