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镜昼衍全集阅读-封镜昼衍小说目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封镜昼衍小说

封镜昼衍小说

封镜昼衍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红袖添香

作者:住篱

时间:2019-09-04 15:19

评语:背后一凉

封镜昼衍是《吾乃凶兽,生人勿近》小说中的主角,作者是住篱,美吉文学为你提供吾乃凶兽生人勿近封镜昼衍全集免费阅读。封镜身为上古四大凶兽之首,听闻人间突然对他们的脑壳,眼珠,鲜血,指甲有了传闻之后,顿时感到背后一凉。封镜本以为没人信这种传言,万万没有到竟然还真有人上门了。

精彩节选:

新任魔君自打三百年前上任以来,从未在人前露过脸,不过虽然他像个新媳妇一样羞于见人,但他以雷霆手段整饬魔族七部的事情却是寰宇皆知。

因为妖族与魔族向来相处和睦,所以封镜对此间密辛有所关注,曾派人多方打听,后来才寥寥听得一些传言。

传言说,上一任魔君异殒死于他手,异殒的女儿魔族公主濯锦被其玩弄于股掌之中,魔族七部的族长一个不落的被他种了噬心咒,但凡有一个魔族敢为异殒和濯锦鸣不平,不出三日就会神陨魂灭。

传言还说,他的样貌丑陋粗鄙,嗓音粗哑,但凡见过他一面,都恨不得自剜双目,听他说一句话,就会耳鸣三日不止。

暗自将这些精彩的传言在心中一回味,封镜看着那就要走出黑雾的身影,竟是好奇的都快坐不住了。

黑雾慢慢消散,封镜就见一个身穿白色锦袍的高大男子慢慢走了出来。

初初看清这么个人,封镜没能直接将目光移到他的脸上,而是先被这男子身上那股子纯净的气质给震慑到了。

他虽一身魔性,但身处黑雾之中,却与那股子浑浊的气息显得格格不入,尤为的出淤泥而不染,皎皎如天上月,澄澈孤傲的如同深涧独生的松,周身辉光耀耀,只需在脑后别个佛光,下一刻便似乎可以立地成佛。

视线顺着男人的锦袍往上移,封镜本以为他的脸会如同气质一般祥和严正,但一眼看过,封镜却是实打实的被惊艳到了。

男人的脸棱角分明的好看,眉眼似乎是倾尽笔墨描绘而成的一般,水光山色,落霞孤鹜,长河落日,千里冰封,全都不及他一个眼神。

微风不知从何吹来,吹起他半披在肩头的墨发,发丝落在他削薄的唇上,霎时间就给他那张如梦似幻的脸落上了生动的一笔。

封镜看的呆了,居然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将男体修炼的这么好看的魔族,真是羡慕!

什么魔君长得粗鄙,这样子要算丑陋,那这一屋子的妖魔就全都不能看了,传言什么的果真不可尽信!

昼衍一走出黑雾,就见封镜不闪不避的盯着自己瞧,立刻不悦的皱眉,将那双狭长的眼睛微微一眯,没看身边的黑胖子一眼,竟是抬脚向着封镜就走了过去。

封镜没防备的和昼衍来了个四目相对,心中不知何故猛地一凛,随即轻咳一声移开目光,只当是她那仅剩的羞耻心在作祟。

“魔君来此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封镜已经认定了昼衍的身份,也不兜圈子,立刻直奔主题。

她只当没看见昼衍那一脸的不爽,立刻就找回了自己作为妖族首领的架子,当下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在脸上露出了个自认为最正经的笑脸。

绛烛在昼衍现身的那一刹那手心就冒出了一层冷汗,步迷因为担心封镜一个不小心和昼衍打起来,所以并未察觉到绛烛的异常,还只当她是惧怕昼衍。

带着有些颤抖的绛烛下了高台,步迷二话不说拉着她就走到了封镜身后。

他虽不担心封镜应付不来这初出茅庐的魔君,但作为东道主,步迷自觉应该站在封镜身边撑场面。

厅中众妖一见步迷如此,下一刻也都自发跟着步迷聚到了封镜身后,竟是与昼衍身后那寥寥几个魔族遥相对峙起来。

昼衍只当没看见其他妖族,只是用那双黑沉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封镜,一步一步的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这才开口对黑胖子说话,“黑越,给本尊将这里围起来。”

闻听此言,封镜面上笑容微微一僵,暗金色的眸底闪过一抹寒芒,这才感到这魔君是个不好应付的。

不等黑越有所动作,封镜右手转出暗金色符咒,下一刻就已祭出了旻悔剑。

一抬手,就将闪着银色寒芒的剑身“当”的一声插进了地砖里,黑色釉面巨石当时就以剑身为中心颤抖着裂开了。

霎时间整个宴会厅内的空气也受到了巨大的震荡,除了封镜、昼衍和步迷,周围的妖魔全都身形不稳的晃了三晃。

“这里是妖族领地,我看谁敢围!”封镜自认不是个好脾气的,昼衍在魔族撒撒野也就罢了,今天居然敢到她的头上刨土!

封镜单手撑着剑柄,眼神锐利的这才又看向昼衍那张颠倒众生的脸。

不过这人欠揍归欠揍,长得是真的好看……

昼衍没有直接回答封镜,而是一抬眼淡漠的扫视了一眼全部站到了封镜身后的妖众,越是见他们众星拱月的围着封镜,将这凶兽奉若神明,昼衍眼底的寒意就越是深不见底。

“妖族领地又如何,本尊想围便围了。”昼衍说话的语气冷的能结出冰霜,黑白分明的眼中满是厌恶,像是和封镜有什么深仇大恨。

黑越刚刚被封镜震慑住了,此刻也不知该不该出去围住这处宴会厅,当下只能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边和几个魔族弟兄暗中观望。

此时见平日一向波澜不惊的昼衍说话如此强横,黑越立刻有些惊疑。

没听说魔君和封镜妖神有什么仇怨啊!怎么初一见面火气就这么大!

不仅黑越有此一问,就连封镜都想开口问问昼衍这是朝她发的哪门子火,可是考虑到眼下的气氛着实有些紧张,到底还是忍住了。

就在封镜寒着一张脸想着要如何顶回去的时候,却听昼衍那把磁性的嗓音再次响了起来,略带嘲讽的语气在安静的宴会厅中显得尤为刺耳,“你竟不记得本尊了?”

记得?她可不记得自己以前见过这么个美人儿。

昼衍在此刻问这么一句,要是语气温和一些,封镜说不准会拿他当个搭讪的,可此时昼衍的语气冷的恨不能化成利剑将她戳出个窟窿,封镜当下十分肯定,这魔君绝对是来寻仇的。

但是,她真的不记得自己得罪过他啊……

她这六七百年的一直安分守己,哪里有热闹去哪里,除了七百年前曾破坏了那吃了她护心鳞甲的仙门佛修弟子,旁的坏事可是什么都没做。

在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堆,封镜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福至心灵的将昼衍的身影同那个她远远看了一眼的佛修弟子重叠了起来,暗金色的眸子一沉,圆形的瞳孔立刻化作竖瞳,愤恨的就盯住了昼衍,“是你!”

一见封镜神情有了变化,昼衍就知道她是想起来了,眸光一沉,昼衍周身仅存的辉光慢慢衰退,转而一股子深沉厚重的黑雾渐渐聚在了他的周身,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被蚕食的圆月一般压抑空洞。

封镜被砍了护心鳞甲之后沉睡了一百年,醒了之后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到昼衍和他爹杀之而后快,可谁知她苏醒之后,却发现昼衍他爹早就死了,只剩他一个人孤鬼似得在仙门修佛。

当时她就出手坏了昼衍的悟化飞升,本来她破坏了昼衍的修行之后,还觉得他们两人这是两清了,可谁知随后她却因此遭了圣天雷劫,活生生少了三千年的修为!

三千年修为啊!封镜每每想起都觉得心窝疼,要是没有昼衍父子的因,她也不会得到这么个果!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砍了昼衍比较解气!

有了这么个想法,封镜在昼衍从佛修门失踪之后,就一直让大慈为她寻找他的下落,可昼衍就像蒸发了一样没了一丝踪迹。

她也是没想到今日能在这里遇见这个仇家,真是时也运也!

“我记得你以前可是修佛的,佛法没能渡化你,怎么还叫你成了魔?”封镜一识破昼衍的身份,也是恨的牙痒痒,当下也不觉得这人好看了,看着只是觉得厌烦,嘴上也再不留情,想起刚刚在昼衍身上看到的佛光,立刻又开了口,“瞧瞧你这一身魔性,也不知你留着那么点佛根做什么,装模作样的假正经,都堕入魔道了,难道你还妄想有一天能飞升成佛?”

封镜一口气说了一大溜,昼衍沉默的坐在一边听着,即便没有开口反驳,可是他的眼神却越发的阴冷孤寒,周身气势大盛,直逼得站在四周的妖魔频频后退。

步迷也是个暴脾气,此时看昼衍也十分不爽了,本来封镜不动手,他还打算豁出去和这魔君打一场,可此时见封镜竟然开始数落起昼衍来了,就算他再怎么迟钝,也感觉到了这两人之间是有私仇的。

自觉没有自己插手的份儿,步迷这才带着身体僵硬的绛烛后退了一步。

锐利的眼神直看进封镜的眼底,昼衍眸底翻腾涌起的肃杀丝毫不比封镜的少,两人正是仇敌见面分外眼红,倒是让周围的妖众忘了这魔君起初的来意。

明明他才是理亏的那个,他到底凭什么来责怪她?封镜皱眉,心中鼓胀着的怒意越发蓬勃。

“我不去找你,你自己倒是送上门来了。”封镜见昼衍像个瘪嘴的葫芦,竟是越说越来劲,握着剑柄的手也在暗自运力,“正好,我们今日就好好算一算之前的旧账。”

说完,也不管昼衍应不应战,她抽出旻悔剑就要站起来。

可谁知还不等封镜站起来,昼衍竟是伸出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身体前倾急速贴近她,一股巨大的压迫感迎面而来。

两人四目相对的同时,封镜余光就见昼衍另一只手从她的脸颊边擦过,直直的伸向站在她身后的绛烛。

霎时间,昼衍周身开始闪烁起暗黑色的符文,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见绛烛体内剥离出一阵黑雾。

昼衍手指收紧,下一刻就听见厅内响起了撕心裂肺的尖利惨叫,鬼哭狼嚎的十分惊心,不多时,众妖魔就见那黑雾没了声息,扭曲着化作了虚无。

黑雾抽离的那一瞬间,绛烛就瘫软了下去,步迷眼疾手快的抱住自己的小新娘,惊异莫名的盯着那已经被昼衍捏碎的魔族魂灵,这才觉出有哪里不太对劲。

昼衍慢条斯理的收回手,黑沉沉的眸子深不见底,看的封镜莫名心慌。

她的鼻尖此时几乎和昼衍的鼻尖贴到了一起,两人的呼吸不可避免的纠缠在一起,只是一抬眸,封镜就能看清昼衍那长的让人吃惊的睫毛和深邃的眼窝。

皱起眉头,封镜将周身妖力涌动聚集于自己被捏住的肩头,于此同时她就感觉昼衍握住她肩膀的手用了力气,就像是要捏断她的骨头。

封镜吃痛,正欲动手推开昼衍,然而还不等她有所动作,就听见阴寒的话语从昼衍那张削薄的唇瓣中吐了出来,“等着,本尊会去找你算账的。”

  • 封镜昼衍小说 截图1
  • 封镜昼衍小说 截图2
  • 封镜昼衍小说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