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江沅墨御墨嫣然全文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 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

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

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若初

作者:江畔明月照故人

时间:2019-09-06 17:11

评语:催着生孩子

《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小说的主角是江沅墨御墨嫣然,这本书为作家江畔明月照故人的最新作品。美吉文学提供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小说免费全文。江沅穿越之后身份竟然是驸马爷,她一个女人怎么就成了驸马呢,皇叔墨御喜欢找茬,公主墨嫣然催着生孩子。这两个人江沅都奈何不了。

精彩节选:

“是墨永昌那老东西让你来杀孤的吧。”耳畔边一个尖锐的声音回荡着。江沅睁开沉重的眼皮,一双带着侵略性寒意的鹰眸正觑着她。

被这样的目光所注视,江沅身子下意识的抖了抖,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的剪影。交错闪映的影像让她的脑袋越来越疼。

她试图通过这些影像回忆起什么,可最终目光只定格在了面前这个男人那张足以惊花落雨的脸庞上。

橘黄色的灯光萦绕在男人身上。男人正用一双鹰隼般锐利的眸子注视着她。

他是谁?她怎么会和面前这样一个危险的男人面对面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江沅小心翼翼的回答着男人的话。

“呵。”男人戏谑的笑声里满是张狂,“你不知道孤在说什么,那三更半夜的你攥着一把匕首来孤房间里难道是要跟孤谈论铸剑术?”

一把匕首随之被扔到江沅面前。

寒光闪闪,锋利至极。

“这……”

江沅想抓脑,有没有人来告诉她,现在演的这是什么戏码啊?

“嘭!”在她还没有整清脑子里的那团乱麻时,她又是被面前这个小山似的男人像拎小鸡一般提起,随即被甩出去。江沅的身子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后砸在了屋里的一张梨花木茶桌上。

梨花木的茶桌瞬间就被砸碎掉。

她五脏六腑都疼。

高大的黑影又是向她倾轧而来,她仰头一看,那个危险的男人又将他那张帅得惊花落雨的脸凑到她的跟前。

他幽幽一笑,妖冶而危险。

“这么不经摔啊?孤离开这几年,墨永昌那老东西也是越发的不将孤放在眼里了,让你这种货色来刺杀孤。”

冷薄的音调里带着浓烈的不屑。

江沅听到这里好像稍微猜到一些剧情。

这状况好像是自己意图刺杀面前的男人,但失败了,所以才被男人清算。

咦,等等。她搞刺杀?

江沅后知后觉的低头看了一下身上穿着的衣服,一身的夜行衣。

再抬头看男人以及男人身后那些人身上的穿着,她脑子开始抽痛起来。

一个猜测在她脑海里窜起,她该不会是穿越了吧?而且悲催的穿在一个刺客身上。

这戏码还能怎么演啊?

她赶紧皱眉想了想,可只想到关于自己穿越前的一些记忆。至于她穿的这原身的记忆,一点没有想到。

江沅哆嗦了下嘴唇,她想为自己解释什么。面前的男人张了张肖薄的嘴唇,又冷冰冰的命令着,“把他扔进铁笼里!”

说这话时,男人一身宽松的月牙色锦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一张足以惊花落雨的脸也在月色的浸润中如仙如妖,清隽而又邪佞,让人移不开眼。

江沅猛打了个寒颤。

而下刻,受伤的她就被扛起扔进了边上的一个铁笼里。铁笼外,有个人拉着一条体型庞大的猎狗。

那猎狗双眼猩红,张着血盆大口正不不停的要往她所在的笼子里扑。

江沅穿越前是个制香师,她爱钱,更爱命。

但现在的情况是……她的命都保不住了。她急啊。她张了张嘴,开口向面前的男人求饶,“求求你放过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没有要杀你……”

“这就跟孤求起饶了?呵,孤真是越发好奇,墨永昌到底是从哪里把你这样一个懂得惜命的奴才挖出来的。”

这是拐着弯在骂她贪生怕死?

江沅心里苦,墨永昌到底是哪个乌龟王八蛋啊,把她坑惨了。

“把阿福赶进笼子里!”危险的男人又是用高高在上的声音命令着。

身后拉着狗的几个人闻言立刻放开了手里的狗绳。那只叫阿福的狗瞬间就蹿进铁笼里,虎视眈眈的盯着江沅,随时都有要扑上前咬断她脖颈的可能。

江沅这下全身发软,她觉得自己可能会成为史上扑街最快的穿越者了。

“汪汪汪!”猎狗阿福兴奋地大叫两声后,前腿往前一屈,就扑向了江沅。

“哐当!”恍惚间江沅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不过她已经被即将要到来的恐惧感所压迫,无暇他顾了。

一秒、两秒……

时间仿佛静默了般,预想般的疼痛感却迟迟没有产生。

江沅偷偷睁开眼睛,从指缝里往外看。刚才还狂吠不止的阿福不知怎么的突然四脚朝天,嘴里发出“呜呜”的痛苦声。

“宁王殿下。”又一个清润的声音在江沅的耳畔边响起。

江沅循声看过去,视线里赫然多了一个身穿甲胄佩长剑的年轻男子。和那个危险的男人完全不同,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皮肤呈小麦色,五官刚毅,像是个在战场上披荆斩棘的将领。

而阿福就是被这个男人打晕的。

那人走到危险男人的面前,向他行礼后,又开口说道,“末将萧誉,奉皇上之命来带九驸马爷离开。”

宁王墨御在睨视萧誉后,利眉轻轻一挑,“驸马爷?你是说那个废物是九公主的驸马爷?”

凌厉的目光又向江沅倾轧而来,江沅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状况。她神情懵懂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萧誉,巴望着这个男人是不是可以救她一命,要不然她真的就完蛋了。

所以这时的她并不清楚他们口中的驸马爷是指她。

“宁王殿下,末将也只是奉皇上的命令行事,请不要为难末将。”萧誉面无表情的又重复了一遍。

宁王墨御,这个曾经率兵斩杀了敌国二十万大军的帅才,他是丰国的一个神话,是这个国家的救世主。

只是这个神话还有另一面。

他也是让整个丰国人惧怕的“阎罗王”。

据说这个“阎罗王”在五年前某夜,曾带人夜闯椒房殿,杀了一批人,这其中包括了皇帝的结发妻子裕德皇后。

事后,他更是不认罪,拂袖出宫回了他的封地。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据说。毕竟当朝皇帝都没有降罪于他,外人也不敢言之凿凿。

的说先皇后就是他杀的。

这次他奉命来走这一趟,墨御肯不肯放人还得看阎罗王的心情了。

墨御那双带着侵略性的眸子又在江沅身上转了几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放声轻鄙的一笑,“墨永昌倒是个‘好’父亲,给九公主招了这样一个好驸马呀。”

萧誉听出他话里的鄙视,不敢接话。

可心里也是认同墨御的话的。

这位驸马爷的确是干啥啥不行,吃喝赌倒是样样精通。

皇上把九公主嫁给这样一个纨绔子弟,真的是辱没了公主。

江沅很快的被人从铁笼里拽了出来,性命安危得到保证的她又被萧誉的人搀扶着火速离开。逃离了虎口,本应该高兴的江沅却不知怎么的,心头沉甸甸的,像是被什么给压住了。

她下意识的回头去看,溶溶月色之中,墨御双手负后立于原地。夜风吹起他的衣角,他全身萦着一种鬼厉阴森的气息。

比嗜血的修罗还要恐怖几分。

江沅身子轻颤了颤,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待离开了墨御的视线后,她绷紧的身子才渐渐放松下来。

一股沉重的疲倦感向她袭来。她眼皮一沉,人就要昏迷过去。

可在临昏迷前的那一瞬间里,萧誉的话就又在她耳畔边炸开,“驸马爷,末将已经把你带到公主的寝宫,今晚是您和公主洞房花烛夜,末将在这恭祝驸马爷和公主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什么?驸马爷?

江沅轻愣了下,她不是女人吗?女人怎么娶公主?

难道她穿成男人了?

身体的疲惫还是让江沅很快的昏迷过去了。

“九公主,还请您让人把驸马爷身上的衣服褪去,卑职好为他检查伤势。”

“不!不要脱衣服!”

  • 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 截图1
  • 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 截图2
  • 喜劫良缘:女驸马有喜了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