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小哑女燕云歌萧逸闻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 侯府小哑女

侯府小哑女

侯府小哑女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尘

作者:我吃元宝

时间:2019-09-09 10:16

评语:真心以待

《侯府小哑女》小说中的主角是燕云歌萧逸闻,作者是我吃元宝,美吉文学为你提供侯府小哑女燕云歌萧逸闻全文免费阅读。燕云歌从异世穿越进侯府,成了侯府里的四小姐。天生大力,却是个哑女。来到这侯府,父亲是一个为了利益不顾父女之情的人,唯有母亲和姐姐哥哥对她真心以待。

精彩节选:

次日……

侯府家宴。

花厅,圆桌。

广宁侯燕守战坐在上位。

在他左右两边,分别是广宁侯夫人萧氏,以及侧夫人陈氏。

萧,此乃国姓。

广宁侯夫人萧氏出身皇族,身份高贵,却不得不容忍侧夫人陈氏的存在,只因为一段陈年官司。

萧氏的父亲,本是东宫太子,被人诬陷谋反,被逼上绝路,只能以死明志。

事后,中宗皇帝对此事颇为后悔,临死前亲自替太子平反,赐下谥号“章义”,是为章义太子。

中宗过世,新皇登基。

新皇登基后,干得最不地道的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将萧氏赐婚给燕守战。

章义太子虽然被平反,然而这里面的恩怨龌龊,岂是一个平反能解决。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新皇对章义太子的态度,恨不得永远将对方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萧氏身为章义太子的闺女,可想而知处境有多艰难。

亏得她是女子,新皇才会容她活着,还给她赐婚。

只是这门婚事,显然没得到男方的同意。

当年,燕守战接到赐婚旨意,冷冷一笑。

三天后,陈氏进门。

告祖宗,上族谱,直接给陈氏定下侧室名分。

这是打脸!

赤裸裸的打脸!

摆明了,燕守战不满宫里赐婚!

就是要给萧氏难堪。

即便这样,新皇依旧坚持将萧氏许配给燕守战,默认陈氏的存在。

等到萧氏带着嫁妆嫁入燕家,陈氏已经身怀六甲,并率先剩下侯府长子。

萧氏在侯府的处境,可想而知有多尴尬。

然而新皇不待见她。

外加父亲章义太子过世,母亲过世,兄弟在“谋反案”中,全都身首异处,无一幸免。偌大东宫,只剩下她一个孤女。

萧氏身为皇族成员,得不到皇室宗亲任何支持,反而还要防着有人暗中放冷箭。

她和皇室之间的恩恩怨怨,似海深。

萧氏能依靠的只有她自己,以及从东宫带到侯府的三千东宫侍卫。

她不能动陈氏,只能和陈氏同处一个屋檐下。

陈氏的兄长,乃是燕守战名下一员大将,能征善战,颇有谋略。

无论是从利益,还是从感情上,燕守战都会维护陈氏。

故而,陈氏侧夫人的位置,一直坐得稳稳当当。

今儿家宴,只有二郎不在。

陈氏抿唇一笑,亲自装了一碗汤,放在燕守战面前。

“得知侯爷回府,妾身特意吩咐厨房熬了一整晚的老鸭汤,侯爷尝尝味道可好?”

广宁侯燕守战端起汤碗,浅尝一口,先是“嗯”了一声,接着说道:“味道不错,你有心了。”

陈氏偷偷瞥了眼萧氏,得意一笑。

她拿起筷子夹菜,“侯爷再尝尝……”

哐!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摔碗声打断。

陈氏循着声音,定睛一看。果不其然,正是侯府四姑娘燕云歌。

燕云歌似笑非笑地看着陈氏,她就是看对方不顺眼,而且不加掩饰。

陈氏脸色一沉,冷哼一声,“四姑娘的规矩,到底跟谁学的?目无长辈,着实放肆!”

啪!

燕云歌脸一沉,抬手,一巴掌拍在餐桌上。

说谁呢?

谁规矩不好?

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也敢说她规矩不好。

妾就是妾,侧夫人也是妾。

脸真够大的,真当自己是侯府正牌夫人吗?

臭不要脸!

陈氏大怒,告状:“侯爷,你看四丫头态度,着实无法无天,欠管教。”

在陈氏眼里,燕云歌就是欠收拾的刺头。

还是府中最大的一根刺头。

仗着自己不能说话,行事肆无忌惮。

燕守战目光森冷看着燕云歌,大有燕云歌再敢发出一点动静,他就动用家法。

燕云歌没有丝毫畏惧。

不就是个妾,骂不得吗?

妾,不拿来打骂,难道要当祖宗一样供起来吗?

有人愿意供一个祖宗,她可不愿意。

她才不会纵着陈氏的脾气。

翻脸就翻脸,怕个屁!

三千东宫侍卫,可不是摆设!

燕守战气得脸色铁青,碗筷一放,就要发作。

“咳咳!”不等燕守战发作,萧氏轻咳一声,抢先说道:“侧夫人也真是的,一大把年纪还和一个小姑娘计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心胸狭窄,仗着兄长履立军功,就敢容不下府中嫡出的姑娘。你这规矩啊,也不怎么样。”

燕守战面无表情,不作声。

陈氏呵呵冷笑。

她先扫了眼萧氏,又扫了眼大姑娘燕云菲。

她抿唇一笑,“听说昨儿会宾楼闹出好大的动静。哎,我也替大姑娘心疼,你说好好的,再有几天就是婚期,出了这档子事情,如何是好?侯爷,你可不能委屈云菲啊!她是嫡长女,她要是嫁不好,下面的几个姑娘还怎么嫁人。”

燕云菲放下茶杯,面无表情地说道:“多谢侧夫人关心!我要是没理解错,侧夫人是担心我嫁不出去,耽误了妹妹们的青春吗?莫非三妹妹急着嫁人?”

陈氏有两子一女,唯一的女儿就是三姑娘燕云芝。

燕云菲话音一落,燕云芝就怒道:“大姐姐婚事出了问题,干什么扯上我。我急不急,与你何干。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几天后就是你大婚的日子,到时候可别宾客都来了,新郎却不露面。啊……”

伴随着燕云芝的尖叫声,一杯茶水泼在她的脸上。

她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脚下一踉跄,带着椅子“哐当”一声,跌落在地上。

泼她茶水的人,正是燕云歌。

伸出脚,绊倒燕云芝的人,则是二姑娘燕云琪。

燕云芝一身狼狈,出了个大丑。

小姑娘爱面子,哪里受得住,“哇”的一声大哭出声。

陈氏心疼坏了,急忙来到燕云芝跟前护着她

她怒吼道:“燕云歌你欺人太甚!侯爷,你要替云芝做主啊!云歌这死丫头,竟然敢往云芝脸上泼茶水。幸亏茶水只是温热,若是换做滚烫的茶水,云芝的脸岂不是要被毁容。四丫头如此恶毒,无长幼之分,没半点规矩,求侯爷务必替云芝讨回一个公道。”

萧氏护犊子,“姐妹之间,打打闹闹,是常有的事情。侧夫人要侯爷替三姑娘讨回一个公道,未免小题大做。小孩子之间的矛盾,理应让她们姐妹自己解决。”

陈氏气得脸色发青,“夫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我是甘拜下风。这哪里是一般的打闹,燕云歌分明是要治云芝于死地。侯爷啊,你一定要替云芝主持公道啊!不能让云芝白白受这份委屈。”

放你娘的狗屁!

她要治燕云芝于死地,能等到今天,能当着大家的面?

燕云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碗筷齐飞。

要是力气再大一点,桌子都能被她拍飞。

陈氏哭哭啼啼,一副被正房嫡女欺负的样子,就等着燕守战替她们母女做主。

“哭哭啼啼成何体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侧夫人被我家云歌打了。”萧氏直接刺了陈氏一句。

陈氏气得差点憋过气去。

此时,管家跑进来,“启禀侯爷,二老爷和二夫人求见。说是云珮姑娘昨儿来了侯府,一直没见回去,想问问情况。”

满屋肃静,都朝广宁侯燕守战看去。

燕守战板着脸,“叫他们回去等消息!本侯料理完家务事,自会找他们。”

管家躬身领命。

赶巧了,心腹师爷此时也来到花厅,凑到燕守战身边附耳悄声说话。

燕守战脸色变了又变,小声说道:“好生招待,本侯一会就过去。”

师爷领命,绝不多看一眼,急匆匆离开。

燕守战朝陈氏看去。

陈氏一脸梨花带雨,可怜兮兮地模样。

她这是打算示弱求胜。

不料,燕守战却吩咐她,“你先带孩子们下去。”

陈氏一脸错愕,不敢置信。

燕云歌那个小贱人,侯爷竟然不收拾?

燕守战见她没动,脸色顿时一沉,“下去!”

“侯爷,妾身……”

“不要再让本侯说第三次。”

陈氏无奈,只能委委屈屈,带着孩子们退下。

如此一来,花厅就只剩下正房母女四人。

因二郎不在,唯有三个闺女陪在萧氏身边。

大姑娘燕云菲,二姑娘燕云琪,四姑娘燕云歌,三姐妹一母同胞,齐齐看着燕守战,等着他的下文。

将侧夫人一家子打发走,定是有要紧事情。

萧氏很干脆,直接说道:“关于云菲的婚事,侯爷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说。”

燕守战同样干脆,“婚期已经定下,请帖也派了出去,云菲同凌长峰的婚事,只能照旧,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萧氏冷冷一笑,“燕云珮是个大活人,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二房能答应吗?二房两口子这会找上门来,显然已经知道事情真相,无非就是要侯爷给燕云珮做主,让凌长峰负起责任。堂姐妹,共侍一夫,侯爷认为合适吗?就不怕被人笑话?”

燕守战面色冷冽,直言道:“云菲要是不嫁,就让燕云珮代替云菲嫁给凌长峰。”

荒谬绝伦!

突破下限!

不配为人父!

渣出了新高度!

为了促成同凌家的联盟,燕守战连脸都不要了。

燕云歌连连冷笑,白眼飞起。

燕守战轻蔑地扫了眼燕云歌,“你生气也无用!云菲的婚事,轮不到你一个小姑娘做主。”

燕云歌气得一脚踢翻椅子,摔了杯盘。

燕守战不以为意,“燕云歌,你不要妄想杀了凌长峰和燕云珮。本侯的人守着院门,就凭你,本侯让你竖着过去,横着回来。你要是不信,大可以试试看。”

燕云歌一双眸子冷似冰碴,她直接抄起茶杯,朝燕守战脸上砸去。

渣爹去死!

  • 侯府小哑女 截图1
  • 侯府小哑女 截图2
  • 侯府小哑女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