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陈晨晨温彧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校园 > 那年的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

那年的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

那年的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落初

作者:爱面子偏执狂

时间:2019-09-12 10:54

评语:一生的意难平

《那年的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小说中的主角是陈晨晨温彧,作者是爱面子偏执狂,美吉文学为你提供那年的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陈晨晨温彧全文免费阅读。年少时的感情,就像是阳光下的泡沫,美丽却又脆弱,一眨眼泡沫就消失不见。而年少时遇见的少年,不知不觉成了陈晨晨一生的意难平。

精彩节选:

我们的生命中会出现很多的意外,有的人出现之后是真的会惊艳时光,女孩子在年少时遇见惊艳的男孩子之后如果无法在一起,可能会被搁浅很久很久,最后一生意难平。

那一天,阳光正好。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班主任把一个清朗的男孩带进了自习室。老师的醇厚的声音吸引着同学在忙碌的学习中抬起头,大家扫视了一下,发现老师身旁站着一个周身透着阳光的男孩。

他自我介绍时说他叫温彧,温是温暖的温,彧是三国时期曹操统一北方的首席谋臣荀彧的彧。我心里想着什么温玉嘛,一点都没有君子温如玉的感觉。我想着的时候,老师对他说你就坐在陈晨晨的旁边吧。他疑惑的看了一眼老师,笑着问:“陈什么”,老师说:“陈晨晨,就是第一组第三排的女生,你坐在她旁边的位置。”

他挠了挠头说道:“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您一时忘记了她的名字呢!”话音刚落引来全班此起彼伏的笑声。因为有的同学没有听清楚,好心的同学又进行了二次陈述。于是就有一波又一波的笑声。

他真的是那种自来熟,一上来就把我的书拿过去看我的名字,等我们更熟一点,他竟然直接问我是不是每天不洗澡?脖子怎么那么脏?我快被气的吐血,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上说:“这是军训的时候,晒的好吧”。那别的女生怎么都没像你这样呢?他反问我。

我气愤的喊了句我天生丽质比较白不行吗,然而又很容易晒黑不行吗?像他这样的人就是欠收拾。还有一次我在操场跑步,回来的时候他突然跟我说,我很像暮光之城的女主角,我当时觉得很疑惑,问他,怎么可能?那个女主角那么好看,我怎么可能像她?话还没说完,他就赶紧加了一句“的男朋友”我当时恨不得打死他,不过在他死之前我需要知道他为什么又有这样令人恼火的言论。我总不可能像吸血鬼吧!然后他贱兮兮的打开手机找到一张暮光之城男主角在太阳下皮肤变透明闪着光的图片,我抿着嘴,喘着粗气,努力压制我的愤怒。

本来运动完就很累还被他无缘无故的调侃了,他倒是开心了,我心里很难受,为了健康为了美丽减肥还被别人调侃,而且还不知道如何反击,想着这些心里越来越难受,就趴在桌子上不想理他了,甚至是想再也不理他了。他感觉到我的反应和以往不同,于是赶紧用手戳了戳我的背,见我还是不动,就靠近我说:“我是想说在阳光下你脸上的汗水闪闪发光的样子很好看,是我词不达意,让你误会了。”

我心里的火好像消了那么一点点,但是我又怀疑他是用花言巧语骗我,不过我还是耐不住好奇,飞快的转过头,突然一张脸出现在我面前,我没想到他离我这么近,愣了一秒后,他也反应过来,我们俩飞快弹开了。之后尴尬的氛围一直笼罩了十几秒,他说我出去一趟,赶紧跑走了。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两瓶可乐,“开心快乐水,喝了就原谅我。干杯!”他可能跑得太快了,还喘着气,我顿时就笑了,扭过头说:“看在开心快乐水的面子上,我就原谅你,虽然我在减肥,但是为了收下你的诚意,还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下次再惹我,我就不原谅你了。”我们俩的脸都有些红,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因为剧烈运动了,可能因为刚刚我们俩考得太近了,也可能是因为那两瓶可乐。

很多的巧合仿佛是命中注定一样,可是那位安排命运的法师为什么不多抽出点时间帮我多安排一些靠近你的巧合。

高中和初中最大的差别就是有一部分同学在学校住读,我其实很羡慕她们可以跟朋友一起结伴吃饭、上下学,我的好朋友放学都回寝室了,我只能一个人走回家。我们已经慢慢接受了九点半下晚自习这件事,走过一条被路灯的光亮和麻辣小龙虾的香味包裹着的街道后我的家就到了,每天这个时候就是我跟自己相处的时光,因为白天在学校不仅接触着新的知识,和好朋友一起玩闹,还要应对我那无聊的同桌猝不及防的调侃。就在我想得入神的时候,突然一只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我的左肩,我下意识的向左转过身,发现没人,向右看,发现是温彧。

“我刚刚正想到你你就拍我,幸亏这条路灯火通明,不然肯定被你吓死了。”“灯火通明这个词用得怎么怪怪的?”他挠了挠头说。我瞪了他一眼说:“意思表达出来不就行了,你要求可真高,在学校烦我也就算了,放学也不放过我,哼。”我正准备走,他快步从我身后走到我面前说:“哎,逗你玩的,看把你气的,你刚刚说在想我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把前后两句话结合一起理解,是不是说,你一整天都在想我?嗯~”我真的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表达能力和应变能力如此之差,竟然说不过一个男生。

“你的脸皮还能再厚一点吗,阿姨在家一定经常骂你。”这是我最后的反击,本来打算说完就赶紧跑回家。“你怎么知道的,你妈妈告诉你的?”听到他这句话我简直云里雾里的,“我妈妈又不认识你妈妈,我刚刚那句话是瞎说的,不对,是我推理出来的。”他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都过了多长时间了,我已经不对你能记起我们小时候一起玩过这件事抱有任何希望了!”我听了这句话大脑里出现了几个模糊的男孩,可是都不是他呀,我好想并不认识姓温的男孩子。

“好吧,我给你个提示,在你小的时候,你爸爸是不是到A市处理了一个案件,你跟他一起去了A市。”看他认真的表情,我也认真起来,“对呀,我后来听妈妈说是一个贪污案,好像还挺严重的。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问他。他有点严肃的说:“你还记得,你当时是住在哪里吗?”我想了想回答说“一个伯伯家,好像是我爸爸的战友,他们以前一起当过兵,我们在那个叔叔家住了一段时间,可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我爸爸就是你说的那个伯伯呀!上次我们还一起吃饭了,你当时在军训,所以你没见到我,但是饭桌上我们可说了你的不少糗事,不然开学的时候我怎么会给你开玩笑呢?”跟头脑风暴似的,一下子信息量太大了,我用质疑的口气反驳他说:“怎么可能这么巧,我记得当时伯伯家是有一个男孩经常跟我一起玩,可是我完全忘记他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温彧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脸说:“长我这个样子,名字叫温彧。”

我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他记得我,我对他完全没有印象这件事确实显得我有点理亏,可是这也不能怪我呀,小时候的事,谁会记得,况且他们上次吃烦的时候我又没有去,他抢占先机,我对这件事情全然不知,一点都不公平,在那一瞬间我想了很多种方法化解尴尬,最后我听到一个声音想起“很高兴再次认识你。”这竟然是我说出来的,如此官方,一瞬间似乎更尴尬了。“你还是回归正常的模式吧,不用因为我见过你小时候鼻涕横流的样子就如此害羞,快点回归你女汉子的本色。”

“我哪有很女汉子,我,我,算了,不跟你说了,太晚了,我回家了,明天见。”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妈妈她知不知道温彧。妈妈突然听到这个名字一时没反应过来,我说:“就是我军训的时候你们一起吃饭的那个,我小时候住的,小时候那个伯伯家。”我由于紧张一时有点语无伦次了,还好妈妈听懂了,“噢,你说的是温伯伯的儿子温彧吧,怎么突然问起他,他记忆力可真好,还记得你小时候晚上睡觉害怕哭着找妈***情形,而且特别开朗,那天吃饭的时候逗的我们几个大人都笑得快失态了,而且长得又高又帅,真不错!”

我很不服气的说“哪有,你那里看出他又高又帅的,他确实嘴上功夫了得,经常把您的女儿气的说不上话来。”“你们见过了吗?最近事情太多了,我都忘记告诉你了。对了,想起来了,上次温叔叔还拜托你爸爸帮忙把他弄到跟你一个班,因为你们那个班是学校最好的班了,你可要好好学习呀。”“学习,学习,总是说学习,我可不想做个书呆子。”妈妈说:“你这孩子,说学习就不开心了,之前要是听我的话,怎么可能只考上现在这个高中。”“好了好了别说了,我进去学习了。”本来打算问一下妈妈我小时候在温伯伯家都有哪些有趣的事,现在也没有心情问了。

  • 那年的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 截图1
  • 那年的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 截图2
  • 那年的我们哭着哭着就笑了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