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轩温玉堂全集在线阅读-江轩温玉堂完整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江轩温玉堂小说

江轩温玉堂小说

江轩温玉堂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

作者:墨青衫

时间:2019-09-30 17:50

评语:唯一活下来的人

江轩温玉堂是小说《凡尘战歌》中的男女主角,墨青衫著,美吉文学提供独家凡尘战歌江轩温玉堂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江轩五岁时就在绝翎关对抗妖魔,不料遭奸人背叛北幽遇伏,一镇边军皆死于北幽,而他,是当年唯一活下来的人。他想要查出真凶,想去北幽击杀妖魔为自己死去的兄弟报仇,只有变得更强,他才能遨游这世间。

精彩节选:

江轩闻言缓缓的站起了身子,此时他才有机会细细端详眼前的老者,他是穆天河,整个大唐军方的传奇人物。

自少从军,在绝翎关外斩杀妖魔无数,以弱冠之龄进入擎天阁,区区三年便通过了擎天阁所有考核,创下了擎天阁历史上最小的毕业年龄。

之后百余年,穆天河从一个士卒开始,一步步的依靠军功成为了威震天下的护国大将军,先帝更是把他封为异姓亲王。有传说,百年前穆天河便是通幽之境,这百年来,穆天河的修为究竟如何,根本没人知道。

江轩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老者,而穆天河也是一言不发的看着江轩。江轩的身上有着大多谜题,他究竟是不是江氏后人?当年,北幽之地爆发的惊天之威和他到底有没有关系?温玉堂和那个人带走他究竟是什么目的?

这些问题,在穆天河的心中都是化不开的谜团!可今日里初见江轩,他看到的只是一个恪尽职守的大唐边军,即使已然离开绝翎关数年,可是那刻在骨子里的军魂却是丝毫没有动摇,依旧是威风凛凛、依旧是赤胆忠心。

许久后,却见穆天河缓缓道:“你们出去吧!我又江轩说会话。”

福伯与方沐雪闻言转身离开了书房,就在方沐雪转身之际,却向江轩投来一记关怀的目光,可碍于穆天河与福伯,最终也为张开口,随后便跟着福伯走了出去。

待二人离去后,书房之内又陷入了深深的沉默,阳光静静的自房门内铺洒在了屋内,使得屋内的光线显得有些光怪陆离。

穆天河有许多问题想问,却又不知从何开口。江轩站在一代战神的面前,也不知该怎么说话。

就这样,二人就这般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晌,终于还是穆天河打破了沉默到:“你...今年多大了?”

见穆天河发问,江轩当即正色道:“回大将军,小子今年刚满十七。”

“在绝翎多少年了?”

“五岁至绝翎关,至两年前在北幽遇伏,整整十年。”

“当初,你们为何要深入北幽腹地,常硕可对你们讲过?”终于,穆天河将心中最大的疑问问了出来。

自千年前,北幽妖魔被江慕天逐出绝翎关后,人族便再没有主动向关外发起过进攻。因为,北幽那片土地对人族来说毫无价值,终日不停歇的阴冷寒风终日呼啸,常年不见太阳的土地之上竟是一片黑与白的世界。

可是,就在两年多前绝翎关的一只边军不知为何突然间开出了关内,直扑北幽腹地而去,最终一镇边军,五百名将士包括镇将常硕都死在了北幽,唯一活着的,只有眼前的少年。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对大唐军方的许多人来说都是个难解的谜团。

看着穆天河期寄的眼神,江轩的心中不由得一黯,长叹一声道:“回大将军,当夜常将军只是要我们马上收拾行装,只说是有兄弟在关外陷入重围,要我等前去驰援。刚出关门我们便看到了数里之外腾起烟火信号,当即常将军便率领我们向发出信号的地方赶去。赶至近前才看到那是一片谷底,因为有我军信号,常将军也未多想便带着我们冲了进去,谁知道......”

也许是因为想起了当年的往事,江轩的双目渐渐的泛起的泪花,稍稍收拾心情后,江轩又缓缓说道:“谁知道,我们在谷中还未走出多远,山谷两侧突然燃起无数火把,满山遍野的都是北幽妖魔。我们马上组织防御,奈何妖魔人多势众,我们五百兄弟拼死抵抗依旧不敌,最终我与近卫营的兄弟们拼死才将常将军救出山谷,可最终还是被妖魔合围于绝翎关五里之外,就这样,兄弟们...兄弟们一个个的死在了妖魔的屠刀之下,就连常将军最终为了护着我,也...也被魔将斩杀。”

说话间,江轩已然是哽咽难语,许是见到了穆天河这大唐军队的第一人,江轩才将这数年来的委屈尽是倾诉而出。

断断续续的说着当年的往事,到最后江轩突然深吸一口气,虎目中泛起仇恨的光芒而后道:“常将军垂死之际还说,让我快跑,回到绝翎关告诉袁将军,绝翎关内有叛徒。”

话音一落,却见穆天河周身气势保障,而后怒道:“你说什么?”

江轩猛然抬头看着穆天河道:“大将军,我家将军告诉我,绝翎关内有叛徒,是他把五百名边军战士送到了妖魔的屠刀之下,不管他有什么目的。大将军,请你让我回去,回到绝翎关,我要为我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此刻的江轩周身气势丝毫不弱于正襟而坐的穆天河,眼眸中尽是复仇的火焰,回想起当初的兄弟们,一个个死在自己身边的模样,江轩恨不得背生双翼,飞往绝翎关,将那些妖魔,将那些害死兄弟们的人全部斩尽杀绝。

看着江轩泛红的双目,穆天河的心中为之一叹,眼前的少年只有十七岁,却是个在边塞苦熬十年的老兵,不用去问,穆天河也能想到这个自小在军营内长大的孩子,和那些死在北幽的将士们有怎样的感情。

可是如今,即便把他送回绝翎关,以他的修为,只怕依旧是个下级军官而已,如果绝翎关真的有叛徒,真的有人想要江轩的命,穆天河知道,在绝翎关想让一个人消失是一件多么轻松的事情。

穆天河思虑许久后说道:“要报仇,你也要有能复仇的能力!当初究竟是谁害了你们,你不知道!那个人现在是什么地方,你也不知道,如此贸然回去,不过徒留笑柄罢了。”

江轩闻言一窒,这些道理他不是不懂,可每每想起那些老兵们的音容笑貌,江轩的心中就犹如被万千刀剑穿过一样,明明是同生共死的袍泽,如今却只活下了他一个人,若是不查出当年的真凶,若是不能手刃凶徒,江轩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自己。

想到这些,江轩的心中不由得又是一阵撕心裂肺,即便被救的这两年来,他日夜苦练,只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获得更强大的力量,能为那些在北幽之地含冤而死的袍泽们复仇,可今日里他苦修数年的修为莫名其妙的化去了一半,加之穆天河的话,江轩的心底第一次感到是那般无力。

此刻,江轩颓然的垂下了头颅,当年在绝翎关外,即便是被万千妖魔重重围困,江轩也不曾低下的头,此刻却颓然而落,这便是现实么?

“去擎天阁吧!”此刻,穆天河的话突然在江轩的耳边响起“无论你是要查出真凶,或者去北幽击杀妖魔复仇,如今的你,实力都太过低微。等有一天,你有足够的实力时,天地间,才能任你遨游。”

江轩闻言,猛然抬头看着穆天河,眼中一缕火光重新燃起。擎天阁,整个大唐的军人都无比向往的地方,能从擎天阁毕业的军人,无一例外的成为名震天下之人,而且进入擎天阁的条件也极为苛刻。

在大唐军中没有一定军功,或者天赋极高的话,是不可能有机会进入擎天阁的,就连江轩也从不奢望自己能够进入擎天阁修行。

江轩一脸惊愕的看着穆天河,他想不出什么理由能够让穆天河如此偏爱自己,即便自己是绝翎关的边军。难道是因为自己是天玄镇唯一的幸存者,可这也说不通,无论如何当年的事在现在看来,不过是江轩的一己之言罢了。

江轩看着穆天河,可穆天河似乎并不打算解释什么,只是从几案上拿起了一枚令牌抛给了江轩,江轩伸手接在手中,只见那枚令牌与自己的并无二致,同样是绝翎边军的令牌,不同是事,令牌上的内容变成了“龙骧卫,骁骑营,江轩。”

“这......”江轩不明所以的看着穆天河。

“天玄镇的身份太过特殊。你日后要在长安生活,还是换个身份进擎天阁比较好。三日后,便是擎天阁大考之日,你持此令牌前去便罢。至于能否考上,全凭你自己。”说罢后,只见穆天河二指并拢一挑,便见立在桌旁的墨殇便径直飞向了江轩。

江轩将墨殇接在了手中,便听到穆天河道:“既然温先生把这把刀交给了你,我希望你不要辱没了墨殇的名头。待有一日,让它真正成为北幽妖魔之殇!”

江轩闻言,郑重的向穆天河点点头,刚要开口便听到穆天河道:“你切去吧!那白衣文士之事我自己调查。福伯会安排后续之事,你现在要全力准备擎天阁的大考。”

说罢后,穆天河便坐在了几案之后捧起了桌上的书不再说话,江轩见状向穆天河行礼后便缓步的退出了书房。

来到院中,便看到福伯与方沐雪均站在院中等候,见江轩出来,方沐雪马上走上前来道:“怎么样?王爷跟你说什么了?”

“大将军让我去擎天阁。”江轩看着方沐雪道。

“什么?让你进擎天阁?为什么?”方沐雪一脸惊愕的看着江轩,一双美眸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江轩闻言却不知该从何说起,便淡淡摇头道:“我也不知。”

  • 江轩温玉堂小说 截图1
  • 江轩温玉堂小说 截图2
  • 江轩温玉堂小说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