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妙音拓跋玹免费章节-苏妙音拓跋玹全文目录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 苏妙音拓跋玹小说

苏妙音拓跋玹小说

苏妙音拓跋玹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原创书橱

作者:锦黎

时间:2019-10-08 17:14

评语:若即若离的友方

苏妙音拓跋玹是小说《嫡女策:殿下,药不能停》中的男女主角,美吉文学提供嫡女策殿下药不能停苏妙音拓跋玹免费章节。苏妙音穿越之后依旧在拓跋玹身边,只不过他们不再是感情如蜜的新婚夫妇,是若即若离的友方,苏妙音可以救治病恹恹的拓跋玹,苏妙音就是拓跋玹的药。

精彩节选:

她忙打开衣橱,手握着橱柜的门僵了僵,袍服排列整齐,浅蓝,冰蓝,天蓝,湖蓝,深蓝,蓝紫……

这男人,前世今生,他竟也摆脱不了洁癖和强迫症,连喜欢蓝色都执拗地刻在骨子里。

妙音取了一套浅蓝常服穿好,又把夜行黑衣丢进炭炉里。

一流云青袍的小太监,正端着饭菜进来,当即被烟熏得掩鼻娇嗔,“咳咳……你烧得什么呀?好呛人!”

妙音没解释,不着痕迹地打量他。

小太监腰间别着拂尘,脸上敷着薄薄一层脂粉,描画过的眉目,比女子还俏丽。

他麻利地摆好饭菜,伺候她洗漱用膳,半分没有距离感。

“你是福七?我和你,和七殿下是什么关系?”

“你甭问这么多,殿下交代奴才送你返回笼子里,你继续装疯卖傻就好。”

帐帘却呼——一下被掀起,身穿虎首护肩铠甲的中年男人携怒闯进来,劈头盖脸就呵斥……

“你这混账东西,把你锁在笼子里,你竟还敢逃出来勾*引七殿下?明霜郡主已骂到为父面前,你竟还赖在这里?你知不知道为父找了你一天一夜,都快急死了!”

妙音惊疑打量中年男人,又看福七,福七忙扶住她的手臂,“这是你爹苏骁。”

妙音识趣地双膝跪地,“女儿给爹磕头,此事尚有疑点,七殿下已经去查了。”

“你……你怎么能如此顺畅地说话?”苏骁惊怔,“平日为父和你说话,你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让你安分坐着,你非要胡蹦乱跳,你这怎么突然就……”

妙音僵了僵,不知该如何回应苏骁的问题。注意到福七打手势示意她装疯卖傻,她心念一转,就改了主意。

她没了凤火魔功,也不想踏平大周和大魏,更不想坐拥天下美男,所以……实在无需装疯卖傻伪装。

“爹,女儿已经痊愈,七殿下说,是昨晚的毒烟以毒攻毒,治好了女儿。”

“毒烟?什么毒烟?”苏骁忙握住她的肩膀,把她从地上拎起来,紧张仔细地从头看到脚,“你可有受伤?”

妙音挑眉见他一脸紧张,心头反而一暖。

他颇有一股万夫莫敌的气势,长圆的脸端正,浓眉如剑,深邃的双眼皮的圆眼精神又威严,且满是关切。这位大叔明显把女儿疼在心尖儿上。

“爹放心,女儿无碍,刚才七殿下给女儿诊过脉了。”

“七殿下?”苏骁忽然想到什么,怒火中烧地直接走到床前,掀了丝被——床单上一点艳红,触目惊心,他老脸顿时难看地像吞了苍蝇。

妙音小心翼翼地憋着口气鼓着腮儿,羞窘难堪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忙求救地看福七。

福七忙冲上前,“苏大人,您从步兵统领,升任如今的兵部尚书,锁着妙音小姐已然有些年头。皇上感念您疼惜女儿,赐您金笼子关着小姐,准您带着她出征,也是十分放心……”

苏骁愤怒地扯了被子丢在地上,阴沉地怒瞪福七,“你少给本官卖关子!有话直说!”

福七恭敬俯首,“大人息怒!小姐平日身在囚笼,压根儿没有接近七殿下的机会……这怎么好好的,小姐就出现在七殿下的床榻上呢?且七殿下竟毫无嫌弃地要了您女儿……”

苏骁顿时冷静下来,“此事是有人刻意安排?”

“若非刻意安排,难不成是尚书大人您僭越我们七殿下这无甚权势的大魏质子不成?”

苏骁嫌恶地冷笑,“本官素来对七殿下避之不及,更不敢高攀。”

妙音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转,这才明白,拓跋玹平日与苏家是真的没有交际。

福七忙道,“七殿下刚才对奴才说,请苏大人去中军大帐叙话,要给您一个交代,不如,您就带苏小姐一起过去吧。”

“本官只想知道幕后真凶是谁,无需七殿下交代什么。”苏骁拉着妙音就走。

妙音却不想放手,那是她的亲老公,她不抓紧,那位郡主赵明霜铁定明抢!“爹,女儿的名节事小,您的颜面事大,咱们必须向拓跋玹要一个正儿八经的交代!”

苏骁因女儿这番聪敏的话,又惊又喜。这丫头不只是因祸得福恢复了神智,还很为他和苏家着想!

“傻丫头,七殿下实非良配!就算他跪下来求着娶你,爹也不同意。”

“为何?”

“爹不能让你年纪轻轻就守寡,七殿下*身中冰蚕寒毒,传说只有凤火珠可解,怕是过不了几年就死了。”

冰蚕寒毒?凤火珠?过不了几年就死?

妙音只觉自己千辛万苦爬上悬崖,刚看到一线生机,又被推入了崖底的黑渊。

拓跋玹的疏冷,拓跋玹的话,拓跋玹自她指缝间甜暖的笑,她一时间无法分辨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更无法克制身子的颤抖,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隐隐明白了一些事,却又理顺不清。

苏骁没有察觉她的异样,有些悲悯地摇头叹道,“这世间哪里有什么凤火珠?不过是可笑的传说罢了,就算真的有,大魏皇后和储君,也不可能让七殿下这质子得到凤火珠。”

妙音心头哽得难受,“爹,大魏皇后和储君为何不让他得到凤火珠?”

“七殿下是魏帝最疼爱的儿子,魏帝曾想册封七殿下为储君,大魏皇后在七殿下床上放了一颗冰蚕,那年,他只有五岁——可怜呐!生在皇族,长在皇族,随时都会死!”

苏骁又是长长一叹,环住女儿的肩,语重心长地道,“丫头,你此次痊愈,不知能康复几时,你可要活明白些,莫要陷入大魏的皇族纷争!”

妙音没应,却想不通,为何苏骁竟不知传说中的凤火珠就在自己女儿体内,拓跋玹说那东西是她自娘胎里带来的,难道不是么?

拓跋玹说那番与她素无瓜葛、萍水相逢的话,竟真的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她是拓跋玹藏在苏家的“药罐子”,他覆手在她腹部,汲取她体内凤火珠的力量,就可缓解冰蚕寒毒?

她对他如此重要,却故意装作对她疏远,原来是怕旁人疑心她是他最重要的“解药”,也为避开大魏皇后和太子的耳目?!

  • 苏妙音拓跋玹小说 截图1
  • 苏妙音拓跋玹小说 截图2
  • 苏妙音拓跋玹小说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