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九诗雨全集在线阅读-陆小九诗雨完整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灵异 > 陆小九诗雨小说

陆小九诗雨小说

陆小九诗雨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文

作者:第一修罗

时间:2019-11-09 10:58

评语:封阴灵镇鬼魂

陆小九诗雨是小说《阴生子》中的男女主角,第一修罗著,美吉文学提供独家阴生子陆小九诗雨小说全集在线阅读。陆小九生来就与旁人不一样,因为他是从尸体中生出来的孩子,所以他的人生注定不同。身为至纯阴体,掌握着神奇阳术,或许他的使命便是封阴灵镇鬼魂,而他这一生会发生什么样的奇异事件。

精彩节选:

缝隙很小,我只能看到房间里面有限的空间,屋子里面亮着灯,是那种橘黄色的暖灯,昏暗的灯光下有一张单人床,上面好像睡了个人。

奇怪的是,这么大热的天,这人竟然还盖着厚厚的被子,视线上移,当我看到这个人的脸的时候,整个人也不由得愣住了。

床上躺着的,竟然是刚才在湖边见过的老太太。

从身体的微微欺负可以判断出,老太太似乎生了病,而且已经是病入膏荒了。

这样一来,我完全确定下来,刚才见到的一定是这个老太太的魂魄了,看来应该是出魂了。

活人走魂,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人即将死亡,所以才会出现魂魄离体的现象,联想到之前看到的黄彪的面相,看来这个就是黄彪的母亲无疑了。

只不过,他母亲身患重病,他为什么不将她送进医院,反而安置在这间诡异的房子里呢?

正在我寻思的功夫,我的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把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关诗雨站在我的身后。

"你在看什么?"关诗雨一边说一边凑了过来,顺着窗户的缝隙朝里面看去。

"这里面怎么睡了个老太太?"关诗雨吃惊的问道。

"这应该是黄彪的老母亲。"我说

"不会吧,这,屋子里什么情况?"关诗雨也是不解。

我摇了摇头,以我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从黄彪的脸上看到关于老太太身上太深入的东西。

"怎么有股奇怪酸臭味?"关诗雨皱了皱眉头。

"那是将死之人的体酸。"我站在窗户边说道。

"你是说这老太太快死了?"关诗雨诧异的问道。

"最多也就这几天了,我刚才大概看了一下她的面相,按理说她这种情况,应该已经算算是个死人了,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还吊着一口气。"我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发现是黄彪站在我身后不远处,正一脸冰冷的看着我和关诗雨。

我心中惊讶,这个黄彪走路竟然没有一点声音。

不过,我并没有过多的惊慌,因为我早就从他的面相看透了因果,关诗雨就更不会害怕了,她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

见我们没说话,黄彪阴沉着脸走了过来,目光在我脸上仔细的盯了片刻。

"我问你们为什么会来这里?"他依旧问道。

看着他阴沉中带着紧张的神色,看来他心中的确有鬼。

我笑了笑故意说道:"刚才从卫生间里出来,看见一个黑影跑上来,我就跟了上来,结果刚找了一圈却没看到人,会不会上三楼了?"

黄彪眉头一皱,"什么人影,我怎么没看到。"

我假装回忆说道:"个子不高,穿着黑衣服,好像还一瘸一拐的。"

果然,黄彪一听这话,顿时就脸色大变,眼神也跟着慌乱起来,四下一阵乱瞟。

"真是奇怪了,难道是我看错了?"我故意说道。

"对,一定是你看错了。"黄彪连忙说道。

为了不让黄彪生疑,我连忙岔开话题。"对了黄总,看来你已经没什么问题,我可以走了吧。"我说道。

黄彪这才回过神来,目光在关诗雨的身上瞥了一眼,"急什么,这么晚了,一起吃个饭吧,我已经安排了,很快就好。"

关诗雨察觉到黄彪的目光,顿时就想拒绝,我却连忙点了点头,因为我知道我拒绝不了,而且我又事跟他谈。

下楼之后,楼下除了张曼和光头,其他人都离开了大厅,黄彪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领着我们开到了他家的餐厅。

让人意外的是,黄彪这种五大三粗人,餐厅竟然布置的很温馨,墙上刷着粉红色的乳胶漆,壁柜也是粉红色,上放了很多的精致的洋娃娃,反正整体给人的感觉很女性。

最奇怪的是,墙壁上竟然还挂着一张结婚照,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男的二十多岁的年纪,穿着白色的西装,看上去还挺帅,看长相应该是年轻时候的黄彪。

女的穿着红色的新娘装,色彩鲜红就跟才照得一样,可诡异的是新娘的面相有些模糊,不,应该是抽象,就好像是十七世纪的西方油画,有一种朦胧的感觉。

现代化的照片搭配上她油画般的面孔,总给人一种很别扭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画中的女人在看着我。

结婚照的下面,是一张长条形的供桌,上面的陈列也很简单,两盘水果,中间放着一个香炉,香炉的后面是一个脸盆大小的物件,只不过却被用黑布盖了起来,看形状应该是个四方形。

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餐具,黄彪语气还算客气的请我们坐下,他自己选择了背对着结婚照的墙壁坐下,我和关诗雨坐在一起,正好面对着他,而张曼和光头黄一个坐北边一个坐南边。

说实话,气氛有些难受,特别是我和张曼坐在一桌,心中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毕竟在今天之前,我们还是男女朋友关系,没想到眨眼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她成了黄彪保养的的情妇,而我则成了黄彪的阶下囚。

黄彪淡淡一笑,说道"今天大家受累了,我先点盘檀香提提神。"

说完,他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香炉放在了桌子上,又从旁边的盒子里倒出一堆白色的粉末在香炉中,用灰压片压平,最后取出了一种暗红色沉香粉,撒在了铜模上,用灰勺缓缓的拨弄着。

整个过程,黄彪显得很专注,可以说是一丝不苟,就像是做一件及其神圣庄严的事。

很快,香粉成型了,可当我看到这个形状的时候,整个人就是脸色一变,因为香粉出来的形状竟然是子条蛇。

这是……蛇头香!我的心猛地一沉。

蛇头很大很逼真,而且是对着我的,爷爷曾经跟我说过蛇头香,这东西由来已久。

在古代的时候人们迷信,对于自然的了解不够透测,往往一些天灾人祸常被说成神灵发怒,为了平息神灵的怒火,于是就有了祭祀。

一开始的时候被用来祭祀的往往是牛羊牲口,可到了后来人们的信仰越来越神逐渐扭曲,,就有了用活人祭祀的残酷行径,而这些被用作活人祭祀的,大多数都是未成年的处女,不知道害了多少家庭,这种祭祀一直到解放以后才彻底的废除。

而蛇头香就是从那时候的祭祀流传下来的东西,可那时候的迷信,就真的是单纯的迷信吗?

不!

因为蛇头香,的确不是个好东西,它可以用来祭祀亡者,也可以用来害人,爷爷说过,蛇头香对着谁,谁就是被祭祀的对象。

只是,黄彪怎么会懂这些?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又看向了香炉,这一下又有了新的发现,这个香炉既不是圆的也不是方的,更不是道家的八卦香炉,而是呈诡异的七角形。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为阳,七魄为阴,炉生七角为阴,这是死人炉呀!

炉子和沉香都有问题,那么香灰呢?

我下意识的看向了白色的香灰,果不其然,香灰也有问题,普通的香灰是如同面粉一样的粉末状,光滑均匀,而香炉中的香灰却不一样,颗粒很粗还带着淡淡的灰白。

我顿时想到了一种东西,死人的骨灰。

七角炉,死人骨,蛇头香……

草他么,黄彪这是想害我。

突然,我的目光落在了黄彪的面前的桌子上,这才又发现了一个被我忽略的东西。

我们明明五个人,可桌子上却摆了六副碗筷,那多出来的一套碗筷是给谁的?

  • 陆小九诗雨小说 截图1
  • 陆小九诗雨小说 截图2
  • 陆小九诗雨小说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