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以千年待归期楚芮君皇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愿以千年待归期

愿以千年待归期

愿以千年待归期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若初

作者:雯雯大人

时间:2019-12-16 13:28

评语:年少无知

《愿以千年待归期》小说的主角是楚芮君皇,这本书为作家雯雯大人所著。美吉文学提供独家愿以千年待归期楚芮君皇小说免费全文阅读。犹记得当年年少无知,爱的种子在心中生根发芽。楚芮自知与君皇身份有别,她从未奢望过今生还能与他再相见,可是在她危在旦夕之时,却是他出手相救。

精彩节选:

姑娘依旧如初见时那般有趣。

姑娘心悦我?

芮儿,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不怕,我会一直保护你。

记忆中的身影慢慢重合,仿佛又回到那天那是我第一次与他相遇。

这天,飘着小雪,是今年的初雪,很美。我身穿月白衣,搭上雪羽肩,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长发绾起,用浅粉色的丝带轻轻束着。雪随风飘舞着,伸开手去接那一片片的薄雪,软绵绵,凉丝丝的。

身后传来一声声清脆悦耳的银铃声,我唇角微勾,她来了。芮儿!一女子欣喜的跑到我身前。她容貌绝色,欣长苗条,身着浅绿色的罗衣长衫,腰间束着一串银色小铃铛。这是我送她的第一件礼物,记得那时她欣喜的戴上,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摘下来过。自此听见铃声,我便知道她一定在我身边。

稚雪慢些。我赶忙扶着她,雪天打滑,如果一个不小心就会摔倒。

芮儿,你知道今天我府上谁来了吗!稚雪看着我,面带欣喜。

不知。但是能让你如此激动的。想必,不是一般人吧。莫非是哪家俊秀公子哥?说罢,捂嘴笑起来。稚雪与我从来都是嬉笑打闹不计较的性子。

真不甘心,你猜对了!来的是君家的俊秀公子哥。君皇太子!稚雪懊恼的看着我,转头又眼冒桃花,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稚雪姓沈,父亲是正二品太子太师。位高权重,朝堂上都要尊他为沈太师。因着是辅佐未来的国主,所以从稚雪口中,听到最多的一个名字就是君皇太子。

天韵这个国家没有所谓的臣子争权,皇子夺势。国主向来是一脉单传的真龙后代。也正是因为如此,天韵才会受到百年庇佑,国富民强。只是我绝对不会想到维持了几百年的和平盛世,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被我亲手毁掉。

我与稚雪手挽手,并肩走在长廊里,准备回房取暖。听着她夸夸其谈,依旧是来自那位君皇太子相关的传闻。也不知是从何处流露至此,只觉得这个君皇实在可怜,一件极其微小的事件也能被小老百姓们传的神乎其神,以至于茶余饭后的闲谈都变得津津有味。更是有一种可怕的想法,假若君皇太子娶了太子妃,那会不会连带着一家老小的生活起居都要被观测?唉这么想想这个太子妃也是着实可怜。

这样想着,却听见稚雪一声惊呼啊,兄长。只见她微微俯身行礼。我也跟着微微俯身,沈大公子。

稚雪,芮儿妹妹快免礼。噢,对。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君皇太子。沈大公子轻声笑着。

我微微一愣,刚才走神时未看清来人。还想着君皇太子与未来太子妃的八卦传闻。如今真人就在眼前,有种微微的羞愧感。

还在胡思乱想,不敢抬头时,就听见身旁的稚雪已经开口,甜甜的说着,太子哥哥好。久仰大名,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我微微侧目看向她,她对我眨眨眼睛,我瞬时晃过神。

正抬头,对上一双钟天地之灵的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眉目温润如画,气韵高洁一身青白色锦袍,长身玉立。他就是传说中的君皇太子。

感受到脸开始慢慢发烫,微微别过头,眼神开始飘忽,接话道,太太太子殿下安好。我我懊恼!这时候结巴了!

太子哥哥,容稚雪介绍一下,这位是楚家的大小姐。名为楚芮。芮儿她平日有些内敛,见到人多会拘束,请太子殿下见谅。稚雪甜甜的说着。默默牵住我的手,握紧。

对。没错!我猛然抬头,又对上那双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的眸子。他眼角微微上扬,纯净的瞳孔与妖媚的眼型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景。看得我有些呆滞,只是这次的反应稍稍比上次快一些,拉着旁边的小娇人儿,稚雪,你还记不记得刚才我们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完成?

感受到我目光的焦灼和微红的脸颊,稚雪瞬时明白过来,点头如捣蒜似的说,对,大哥,太子哥哥,我们还有事,要先行一步了!

好,既然芮儿妹妹与稚雪有事,那就

如同获得赦令一般,我和稚雪俯身行礼完,提起裙角面带歉意的笑容,退后几步,转身飞奔而去。我只记得那时的我跑时有多么的羞愧,并不知道身后的他们是无奈的摇头还是并未当一回事般的继续谈论未谈论完的事情。于是安慰着自己,大概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与这个君皇太子相遇了。

思绪开始胡乱奔走,有些羡慕未来太子妃。能配上这样如仙般清澈的太子,该会是怎样的女子呢,估摸着能嫁给君皇太子,一定是一位名声很大,能够经受住臣子老百姓舆论的奇女子。咳,我呢,大概会如很多平常女子一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与一个能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夫君。

芮儿,你刚才哈哈哈,真的太逗了。稚雪跑到一半,看身后的人越来越远。拉着我停了下来,喘着粗气,哈哈大笑道。

注意仪态。你笑的时候稍微把牙齿收一下,你看你笑露后槽牙的。我有些委屈的皱着眉头吐槽。气死了,居然笑话我!

好好好的呢,咦,我我怎么结结巴了呢?哈哈哈。稚雪越笑越大声,捂着肚子就差在雪地里打滚。

不一会我就和稚雪两个人缠斗在一起。来来往往的侍女似乎习惯了似的。不慌不忙的穿梭在我与稚雪打闹的花园中。好一会,我俩停下来,插着腰扶着额间的汗,喘着粗气,什么回屋取暖的事情都被抛在脑后,过了一会我与稚雪整理好步摇,衣衫,安静地学着其他国家的官家小姐,做起了乖乖女。这是我们经常一起娱乐的游戏,大多部分都是在东施效颦,比比哪个更搞笑罢了。

稚雪,你觉得君皇太子是一位怎样的人?我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我儿时便听父亲说起他的事情。还记得最常听见的就是对君皇的夸赞。听说他儿时便天赋异禀,比之前的几代国主都要有过之而无不及。未来的天韵一定是最强帝国。只是崇拜归崇拜,却没有一点想要靠近的念头。大抵他可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亦或是在我看来,与他是不同世界的人吧。稚雪随意拿起散落在肩的碎发,玩弄道。随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坏笑的看着我,芮儿是不是对君皇有点想法啊?

我也不知如何说,可能因为听过太多有关他的传闻,一直不以为然。现在见着了。原来世间也有真人比传闻更出色的人。回想刚才对上他的双眸,心下一震。从未有过的情愫。心脏有点难受。我看向远处的风景,心中百感交集。

芮儿,你真的心悦君皇太子?稚雪立即站起身,吃惊的看着我,显然被她自己脱口而出的想法惊讶到了。

我愣愣的看向她,感觉到心思被人拆穿于是赶紧别过头继续看风景。但身边的小娇人儿依旧不依不饶,我往哪看就往哪钻,好不烦人!

没有没有!你都不敢肖想,我岂敢啊,嗯,好啦好啦,时间不早,我要回府了。

芮儿,你要是看上他了,就要跟我说啊,我一定帮你!

嘘!!

你还说你没看上

之后的一年,因为君皇太子闭关修炼,所以沈家落了个清闲,沈太师上奏请国主允许出城游历,说是游历,不如说是想趁着这段日子好好出去游玩一番。国主大手一挥批准,于是第二天清晨沈太师就带着妻子儿女踏上游历的征程。稚雪还没反应过来,百般不愿下写了封辞别信连夜让人交于我手上。本就不是一件大事,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只是没有稚雪的陪伴,日子有些难捱罢了。不过很快,便传来一喜讯。御家被国主赏识,升迁至京城。得知这个消息,觉得老天总算待我不薄,也不枉前阵子天天跑去烧香礼佛。御家的御清是我儿时玩伴,算是青梅竹马。那时因为祖父祖母双双离世,父亲母亲回到我族老祖辈祠堂守孝三年。机缘巧合下,这才与御家相识。后守孝期满,回到京城,也是十分不舍。

日子过的很快,此时的御家也已经在京城扎根。过了不久盛夏就要来临,太阳有些许毒辣,连带着空气中的微风都是暖暖的,似乎整个天韵都被笼罩在一个巨型暖炉中。我受御清邀约,来到一家还不错的酒楼听书喝酒打发时间,加之里面有数不尽的冰块,微风都是凉飕飕的,与外面的巨型暖炉形成了个强烈对比。我与御清点了几个小菜,听着说书先生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各种传奇故事。听的正起劲,一道道不入耳的声音传来,我闻声瞧去,似是一对夫妻正在争吵。想必是丈夫偷偷私会女子,惹得妻子不开心,前来抓包。

无趣的紧。我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便又继续听着评书。谁料这二人吵到浓时竟拿起自身的武器开始互殴。我从小到大都有一个心大的称号,所谓心大就是周围遇到任何事都会自动屏蔽,该干嘛干嘛,除去大半年前初遇君皇太子。

御清察觉越来越不对劲时,有些胆小的食客已经跑出了门,慌乱中拉着我怕被误伤到,可我偏偏在这个时候犯了混,摔了个跟头,眼看那些桌子板凳向我砸过来,我下意识双臂挡在身前,只听得一声巨响,是木块分离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有些疑惑为什么没有异样的感觉,缓缓抬头便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站在面前。一袭白衣胜雪的衣衫,墨玉一般流畅的长发用雪白的丝带束起来。是他?我瞬时眼前一亮。

他转身看着我,缓缓蹲下,眼睛如春日里还未融化的暖雪。又似乎带着不曾察觉的凌冽。这是第三次。

他唇角微勾,带着淡淡笑意,你是我见过第一个在如此场景下还能临危不乱的人。

嗯,这也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我心里这么回答着。

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说话,在一个很乱很乱的酒楼里,空气中飘忽着的都是木块残留的灰尘,还有脸上脏乱不堪和衣衫不整的我。

这样想着,移开眼睛看向别处,脑子一抽,用很轻微的声音回答道,多谢夸奖

姑娘依旧如初见时那般有趣。他的语气中带些轻笑。

心下一震,随之带着小鹿乱撞的砰砰砰。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轻轻咽了口口水。有些尴尬。

芮儿,你没事吧。御清焦急的跑到我身边,慌乱蹲下查看我的伤势。

天啊,救命恩人!我偷偷看了眼君皇,他已经站起身,眼中带着些许我看不懂的情绪。随后感觉到有些疼痛移开眼看到御清在检查我有些肿胀的脚踝和擦出血手掌。

我没事。我轻声说着。虽然很疼,但是不能在君皇面前表露出来,绝对不能!多谢太子殿下救命之恩。

太子殿下。御清这才看清我身旁的人,立即单膝跪地,尊敬道。

无事。君皇看着我,顿了顿,少走动。

好。我在心中默默答复了他。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心跳慢慢转为正常,不知为何在他转身离去后有些少许的失落,宁愿一直看着他的背影也不愿面对面盯着他的那双眼睛。

感觉到一双手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回神看到眼前饶有兴趣看着我的御清,哼了一声,不再看他,快去找大夫!疼死我了!

芮儿,我就说刚才那样的柔情是你装出来的。对了,你是怎么与太子殿下相识的?御清嬉笑着扶起我。

嗯,没有相识,只是见过一次。我回答着,因着脑中思绪万千没有注意到身旁御清的神情。

芮儿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想不想习武保护自己?御清这样问着。

御清,你们男子是不是会喜欢潇洒一些的女子?

嗯,差不多。弱质纤纤的女子虽然会让男子有保护欲,但是久而久之,会让人有一种疲惫之感。御清沉声道。扶着我的手有些微微收紧。

那时的我并未在意,只是脑中幻想着我骑着马在马场上肆意奔走的场景,那时一定要让稚雪御清对我刮目相看。当然,还有他。

  • 愿以千年待归期 截图1
  • 愿以千年待归期 截图2
  • 愿以千年待归期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