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落凝成糖夜昙少典有琴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星落凝成糖

星落凝成糖

星落凝成糖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一度君华

时间:2019-12-20 17:30

评语:避而远之

《星落凝成糖》小说的主角是夜昙少典有琴,这本书为作家一度君华所著。美吉文学提供独家《星落凝成糖》夜昙少典有琴小说免费全文阅读。她跟姐姐本是双生花,但是两人的命运却天差地别,姐姐一生下来就受万人喜爱,而她就是他们眼中的不祥之物。避而远之,直到上错花轿,一切都变了。

精彩节选:

可不巧的是,玄商君刚走没几步,就遇上匆匆赶来的暾帝离光旸。离光旸一眼就看见了跪在道中间的夜昙,她倒是跪得乖,从小到大,也就这跪姿,让人挑不出一点错来。

离光旸当然知道自己女儿的德性!他只觉得血气都涌向了头,顿时整个人都是一阵眩晕:“玄商神君!”他强忍着一口老血,赔着笑说,“神君骤然驾临,离光氏蓬荜生辉。还请神君入日晞宫待茶。”

然而玄商君不愧是最不好打交道的神族,他只是冷冷地盯了离光旸一眼,说了句:“不必。”

话落,拂袖而去。

离光旸气急败坏,大步走到夜昙面前:“孽畜,你到底对神君说了什么?!”

夜昙哪里把他的雷霆之怒放在眼里,她不仅跪得端正,还递上锦盒:“我说宫里有条狗会咬人啊。父王何必气成这样。神族本来就自命清高、傲慢矜持,玄商神君目中无人,只是他不懂礼貌罢了,与我何干?呐,这是神帝、神后送给姐姐的生辰贺仪。父王不气了啊。”

离光旸哪里是不气了,说是火冒三丈也不过如此了。他用力夺过锦盒,指着夜昙的手一个劲儿地抖:“你这混账东西,若是胆敢搅了青葵与神族的亲事,我剥了你的皮!”

夜昙哈了一声:“父王,堂堂神族,若是因我几句话便退婚,那是他们心胸狭窄、小鸡肚肠。这样的地方,姐姐就算嫁过去,也是遭人白眼,吃苦受罪。她可是您捧在手掌心里养了十几年的心肝宝贝儿,吃不得这样的苦。不如早早作罢。”

“你!”离光旸举起手来,夜昙说:“打我一耳光你就有理了?那你就打吧。反正从小到大,你也不喜欢我。我真是觉得奇怪,你若当真不喜,当初就应该听他们的话,烧死我也就是了。何必非要养大,白白地看了生气?”

离光旸举起的手抖了半天,最后恨恨收回,说:“你总怨我偏爱青葵,可你看看你自己!这么多年,你都干了些什么混账事?!你与青葵一母双生,可论学识品德,论言谈举止,你可有半分及得上她?!”

夜昙说:“父王。什么品德学识都是世人溜须拍马,您听听也就算了。怎么还当真了呢?如果我被定为天妃,你朝中那拨文武朝臣,也会这般赞我。我姐姐,说好听点是天真单纯,说得真实一点,就是愚蠢无知。她这样的人,若是有强人保护还罢了,否则稍微遇到心怀不轨之人,只怕立时便要被啃得渣都不剩。你哪里指望得上。”

“你……混账!孽畜!”离光旸被气得语无伦次,眼看就要昏倒在地,幸好身后有人扶住了他。

“父王。天晚风凉,又下着雨,您还是不要在风口上久站了。”未见其人,只听其声,便觉得甜美怡人。

离光旸的火气莫名其妙便降了大半:“青葵。你怎么出来了?”

来的当然是青葵公主,她长裙曳地,洁白如雪,又在广袖与前襟绣云气纹。绣纹精致,淡如水墨,而伊人端庄,典雅不可方物。

此时她看看道中间的夜昙,不由也是露了一丝苦笑,说:“女儿听见外面动静,出来看看。我新做了几个小菜,若是父王有暇,便入日晞宫小坐片刻,为女儿试菜吧。”

她一边说话一边扶着离光旸往日晞宫走。

青葵擅歧黄,素来性子沉稳,待人温和,颇得人心。再加上从小被定为神族天妃,地位自是无比尊崇。她这日晞宫,一应器物无不精美雅致。

进得宫里,她扶离光旸坐下,自己调了些清凉药膏,亲手为离光旸涂抹在太阳穴左右。离光旸只觉得一阵清凉入脑,整个人也冷静下来。他轻声叹气:“还是你省心。”

青葵笑不露齿,然双颊梨涡醉人:“父王,夜昙年纪还小,贪玩也是常有的。她已然跪了这样久,外面雨势渐大,父王就让她起身吧。”

“这个荒唐东西!竟然跟妖族少君帝岚绝胡混!简直丢尽了离光氏的脸……”离光旸一提起外面那个货就火气上升,青葵见状,忙微蹙了眉头,轻抚自己的膝盖。

离光旸这才想起,青葵与夜昙素来心灵相通,每每夜昙被罚,青葵也会觉得疼痛不适。

他虽悻悻,然而到底心疼青葵,只得传旨:“让那个不成器的东西滚回朝露殿,面壁思过!三个月内,不准踏出宫门一步!”

青葵眉间微舒,这才说:“父王稍坐,我去看看小厨房的菜做得如何了。”

离光旸的声音也缓和下来,说:“你的厨艺,父王从不担心。青葵,今日玄商神君突然临凡,却遇上夜昙。那个狗东西向来出言无状,不知在神君面前是否失礼。父王真是越想越不安。”说着话,他递过来一个锦盒,“这是玄商神君亲自带来的锦盒,说是神族赠你的生辰贺礼。”

青葵接过锦盒,说:“神族素来重信重义,玄商神君又是神帝长子,断不会因为区区几句冒犯言语便毁诺退亲。父王不必担心。青葵从小受父王养育栽培,离光氏待我,更是恩深似海。青葵定然不负使命,以维系神族与人族安稳为己任。”

离光旸点点头,这一番宽慰之言,深得他心,倒是暂时忘记了隔壁朝露殿那个烦心的东西。

神族,蓬莱绛阙。琼楼玉宇之下是一片云涛雾海。繁花次第盛开,沿着玉石大道延伸至天外。

玄商神君步上玉阶,向神帝、神后行礼:“父神、母神。”

座上神帝威严,神后居于他右侧,仪态端庄温婉。帝后二人看着殿中长子,神情各异。神帝严厉,而神后慈爱。

玄商君如今仙龄两千七百岁,已经到了神族的婚娶之龄。他身姿挺拔如松,面容一如往常的冷肃。神后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个儿子最是省心的,从小到大,他言行谨慎,律己严苛,待人待事再公正周到不过。

处处都好,只是这性子未免太过冷淡严肃,像极了神帝。

神帝没有开口,她虽然关心,却不敢先行问话。好在神帝终于是问:“今日,你见过离光氏的青葵公主了?”

玄商君垂手肃立,恭敬地道:“已然见过。”

神帝问:“如何?”

玄商君久未答言,因为实在是不如何。

但方正君子,从不背后论人长短。他略微沉思,说:“回父神,未来天妃乃天界一柱,其性情德行,皆关乎神族未来。儿臣建议,先将青葵公主接入神族,一则,让她适应天界环境,二则,也可以早日为她培固仙根,增进修为。”

神帝说:“未来天妃对神族确实至关重要。你有此意,甚好。”

神后欣喜之意溢于言表,但也等神帝话落之后,她才说:“早就听闻,离光氏青葵公主澧兰沅芷、温文尔雅,琴、棋、书、画,皆样样通晓。又精于歧黄与厨艺,称得上才貌双绝。母后也想亲眼一见。如今既然你也作此想,你父神亦已首肯,且便知会离光氏一声,早日将人接来天界游玩吧。”

澧兰沅芷、温文尔雅?玄商君想起那个跪在宫道上,牙尖嘴利的女子,眉头都皱到了一处。

亲眼一见?只怕是见面不如闻名。

  • 星落凝成糖 截图1
  • 星落凝成糖 截图2
  • 星落凝成糖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