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昙少典有琴小说免费阅读-夜昙少典有琴小说全文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修真 > 夜昙少典有琴小说

夜昙少典有琴小说

夜昙少典有琴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一度君华

时间:2019-12-20 17:44

评语:改变命运

夜昙少典有琴是小说《星落凝成糖》中的男女主角,一度君华著,美吉文学提供独家《星落凝成糖》夜昙少典有琴小说免费阅读。她与姐姐明明是双生子,姐姐被奉为神女,而她就是别人眼里的不祥之人。她从小就在别人异样恐惧的眼光下长大,从来不受待见。却因一场意外阴差阳错的改变了命运。

精彩节选:

玄商君回头,方才看见几个仆从簇拥着一个贵家公子,正坐在一边。

玄商君打理天界事务多年,对各方势力了如指掌。此时一扫对方衣饰已经明白对方身份——雷夏泽姬氏后人。

果然,他尚未开口,对方家仆已经趾高气扬地道:“雷夏泽姬家二公子姬琅,你不认识?”

玄商君眸色微沉,说了句:“略有耳闻。”

这话倒是不假。姬氏跟神族还算是有点渊源,族中出过几位仙人。只是现今品阶都不高,也就玄商君记忆超群,还有印象。

他话音刚落,对方就一脸得色:“既然认识,那你觉得以你的身份,跟我们二公子同坐一席,你配吗?”

……

玄商君没说话,往后一排坐下。夜昙回头看了一眼,拍了拍额头:“你要不要这么丢脸啊?好歹还在女人面前,怎么一点好胜心都没有?”

台上水芙蕖哈哈大笑:“贱人,别以为勾搭了个小白脸,就有人撑腰了。一般脸好的,骨头都软。”

玄商君听若未闻,夜昙气得,又从擂台上跳下来,冲到他面前:“你还真是宠辱不惊啊!喂!我好歹也还算是个美人吧?美人面前,你能不能有点骨气,像个男人啊?”

玄商君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意气之争,有害无益。”

“你!”夜昙生平第一次,被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台上一身红衣的水芙蕖向姬琅妩媚一笑:“二哥哥等等人家,收拾了这个贱人,我们就去游灯河。”

她字字娇脆,二公子姬琅骨头都酥了一半,端着玉盏,向她举了举:“我先为妹妹斟好庆功酒。”

“庆功?”夜昙冷笑,转而又跳上擂台,“你们真是当我不存在啊!”

她右手轻弹,袖中一根花枝已然在手,花枝上带刺,又分三叶,每一叶都是尖锐利器。唯有顶端开了一朵兰花,花片白中泛蓝,显然淬毒。

玄商君目光微顿,这兵器可不常见。

夜昙没再管他,很快跟水芙蕖战成一团。水芙蕖的术法,也是偏仙家路数,只因过于浅薄,他反而难以分辨系出何门。

周围响起一片叫好声,旁边看台上有人说:“添香台有这两位美人,怪不得看客越来越多了。”

另有人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紫衣服那个又漂亮又厉害。只要有她在,这添香台人气差不了。来这里的,有几个是想看大老爷们挥汗如雨打打杀杀的啊。还是这美人的武和舞曼妙生姿。”

台下说什么,夜昙不关心。这添香台她经常来,虽然年纪小,但是水芙蕖也不高明。两个人菜鸡互啄,跟水芙蕖一比,她的天资显然好出太多。

十二招之后,水芙蕖已经左支右绌,眼看就要落败。她红唇紧咬,已经是不服强撑。

夜昙手中花刺斩落,眼看她金钩即将脱手。美人比斗,观众情绪都十分高昂,台下轰然叫好。水芙蕖一声娇呼,突然座上黑影一闪,台下有人跃起,一道剑光直斩夜昙。

玄商君右手掐诀,正欲相助,但见夜昙虽惊不乱,手中花刺回手一护,挡了这剑,然而兵器却也差点脱手。

“你!”夜昙都不用看,就知道这个突然插手的人是谁。她说:“姬琅!擂台之上,可以随便干预胜负的吗?再说了,添香台规矩,不准男子上场,你不知道吗?”

台下众人轻声议论,这姬琅是雷夏泽姬家年轻弟子中实力最为强悍的一个。

传闻不久之后就将历第一道仙劫。姬氏家主姬鹤停对他寄予厚望,就连他们已成地仙的老祖宗姬白燕都特别关照过。这样春风得意的新贵,没有人愿意招惹。

姬琅一把扶起水芙蕖,水芙蕖柔若无骨地躺在他怀里:“二哥哥。我手疼。”她字字带泪,软软柔柔的。姬琅为她揉揉手腕,冷哼:“我在这里,轮得到你讲规则?”

玄商神君眉峰紧锁,却一直端坐未动。

夜昙一声不吭,直接跳下擂台。水芙蕖顿时得意,说:“贱人,你先下台,这局是你输了!”说完,就去取彩头盒子里的伽蓝佛果和玉佩。

夜昙没理她,径直来到玄商君面前。玄商君看她步步走近,暗香渐浓。他突然有一种“我知道她要说什么”的预感。果然,夜昙瞅着他,目光幽怨:“你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欺负你的女伴?”

玄商君忍笑,说:“一路规劝之言,你都当了耳边风。现今怎的又成了我的女伴?”

夜昙气鼓鼓的像只青蛙,她是无理也要扯三分的,立刻说:“你堂堂男子,一点保护弱小之心都没有吗?”

“弱小?”玄商君说,“你若自知弱小,便应安于宫室,不该出现在魍魉城。”

又来了……夜昙伸手,扯上他腰间衣料,换了个柔软的语气,娇糯糯、甜丝丝地道:“可……姬琅仗势欺人,你也是看见的呀。那人家跟你一同前来,若是被他欺凌,不同样也拂了你的面子嘛?”

美人含嗔,销魂蚀骨。

但利用美色蓄意献媚讨好,可不是好品德。玄商君拂开她的手,语气又带了几分严肃:“吾之颜面,无关紧要。但是利用姿色支使旁人,非正道所为。”

个油盐不进的老男人!

夜昙暗暗咬牙,那边姬琅却哈哈大笑:“美人,他不过是个草包,白长了一张好面皮。你又何必同他撒娇卖痴。不若早日从了你姬二爷,自然有人会处处护着你。”

夜昙看了姬琅一眼,摊摊手,说:“好吧,你说得对。”说完,转身就要走。姬琅想要跟过来,水芙蕖指尖在他胸口打了个转,说:“姬二哥哥。”尾声辗转,花腔销魂,姬琅哪里还顾得上她,拥着水芙蕖离开了。

夜昙当然也要走了,只是走了几步,发现玄商君还跟在身后。她柳眉倒竖,问:“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变脸真是迅速。玄商君说:“我若出手,四界会认为神族有意监管魍魉城。可天道法则,本就是阴阳相佐、明暗并存,魍魉城的存在,自然有其道理。神族目前并无其他打算,不可引起误会。”

这也是个好好解释的意思。可夜昙会这么认为吗?她问:“你就不能隐藏身份,教训一下姬琅和那个贱婢?”

玄商君发现自己这一晚上说的话,比之过去一年都多。他说:“姬氏一族,乃仙门末流,姬琅更是辈份低微。吾若出手,胜之不武。”

夜昙冷哼:“所以结果就是,我跟你在一起被人欺负了,而你连站出来说句话也不敢!”不行,这老男人几句话打动不了。她眼珠一转,眼泪已经流下来,抽泣着说:“他们霸道,你也看见了。如果单单只是一个姬琅,我也不至于跟你开口。可他的侍卫,个个修为都不弱。可见平素姬氏家主对他一定偏宠。你只顾神族大局,却不见身边人被践踏欺凌吗?”

说完,她撩起衣袖:“你看看人家的手!”她腕间一道红痕,是方才姬琅出手突袭,气劲压过她手中花刺,留下的痕迹。血痕出于皓腕,如梅花开于霜雪。艳到刺目。

玄商君垂眸片刻,自腰间掏出那粒星辰碎片,放到她手上:“今日之事,确系姬琅妄为。你执此信物至雷夏泽,找姬氏家主,与姬琅重新比斗。你的实力,如果单打独斗,足可胜他。且可保日后他不会相扰。”

哟!这老男人吃软不吃硬的嘛。夜昙接过碎片,声音软软糯糯的,问:“是不是真的呀?”这星子触手生温,打磨得光滑温润,上由丝线穿引,顶珠精美、流苏华丽,看上去倒确实精致。但她还是不放心,她问:“那我要是去姬家,他们人多势众的,万一欺负我怎么办?”

玄商君目光扫过她腕间伤处,说:“不会。”

夜昙想了想,终于把碎片收入怀中,倒是露了个笑脸,说:“那我收下啦。”

这一路行来,她一直态度不好,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今这一笑,却灿若星辰。

玄商君移开视线,美人一笑,确实惑人。他说:“嗯。”

  • 夜昙少典有琴小说 截图1
  • 夜昙少典有琴小说 截图2
  • 夜昙少典有琴小说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