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常惜赫连淳免费阅读-戚常惜赫连淳全文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架空 > 戚常惜赫连淳小说

戚常惜赫连淳小说

戚常惜赫连淳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小小蜜蜂

时间:2020-02-09 17:45

评语:上一世的悲剧

戚常惜赫连淳是小说《王爷当心蛮妃撩人无下限》中的男女主角,小小蜜蜂著,美吉文学提供独家王爷当心蛮妃撩人无下限戚常惜赫连淳小说免费阅读。戚常惜上一世就是性格太过于懦弱,才会被人给害死。这一世重活她发誓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亲近的人,不会再重复上一世的悲剧。

精彩节选:

“大哥,母亲也能是关心你,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外人这样跟母亲说话呢?”戚常悦在一旁不悦地盯着戚常惜,从小到大,他都没这么抱过自己呢。

“三妹不是外人。”戚常恒很意外戚常悦会说出这种话来,以前倒是会看到戚常惜经常向赵淑芬请安,经常和戚常悦在一起,以为内宅还是很平和的,只不过,戚常惜唯独躲着他,有时见着他了,连招呼都不打,这让他有些不太舒服,可是,又不敢问,他怕问出那件让他抬不起头来的事情。

毕竟,当年,他的确是对不起她。

所以,他也索性不理会她了。

但毕竟还是一家人,生死一线,总不能见死不救。

当戚常惜再次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堆堆柴火。

果然,还是和前世一样的遭遇。

不过,这是她不可控的,她也没办法,接下来的,她可要翻盘了。

戚常惜任由两个下人把她从柴房拖到了大厅。

这会儿,应该是戚启贤回来了。

两个下人把戚常惜随手扔在了地上,她撑着胳膊,艰难地爬了起来。

戚启贤正坐在太师椅上,一脸凝重。

戚常惜望了望摆在旁边的长板凳,还有下人手里拿的行杖,不出意外,接下来就是二十大板了。

不过,戚常惜可不想挨了。

因为太疼了。

手掌所及之地,嫣红一片,看得戚常恒触目惊心。

他知道墙壁很烫,可是当初却没有注意到戚常惜已经溃烂的手背。

“父亲,祠堂怎么样了?”戚常惜的声音已经嘶哑。

“哼,你还有脸问?!”戚启贤重重地拍了下扶手。

“常惜啊,瞧瞧你做的好事,现在,祠堂已经是一片灰烬了!”赵淑芬假装心痛地别过头,“你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啊!”

“你为何要烧了祠堂?”

面对戚启贤的质疑,戚常惜睁大了无辜的双眼,问:“我为什么要烧祠堂?”

“我亲眼看见你点的火!”戚常悦着急地说。

“我烧祠堂?再把我自己烧死?”戚常惜笑了起来,看着戚启贤,问,“父亲,请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烧祠堂?”

“你休要狡辩!看样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说实话了!”本来朝廷的事就搅得他焦头烂额了,现在家里又不安宁,戚启贤实在没有耐心,而且,他似已经习惯把所有的错都怪到戚常惜身上了。

两个下人把戚常惜架到了板凳上,就等着戚启贤的命令了。

戚常惜扫了一眼众人的神情,赵淑芬继续痛心,戚常悦是看好戏的状态,戚常恒一脸镇静,不过,看他捏紧的拳头就知道,他也不是无动于衷嘛。

不过,如果,她的母亲还在世,怎会舍得让她受这样的委屈?

其实,也一样,只不过,到头来,挨打的换成了她和她母亲而已。

“给我打!”戚启贤一声令下,侍从举起了行杖就要打。

“慢着!”

“慢着!”

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戚常恒不可思议地望着戚常惜。

戚常惜则笑着望着戚常恒。

“恒儿何事?”戚启贤有点意外地望着戚常恒,按理说,这种事,他从来不参与。

“父亲莫要屈打成招。”

简单的几个字,足以让戚启贤挂不住面子了,但是,这是他最宠爱的嫡长子,也是他这辈子的骄傲,从小到大更是未曾呵斥过半分。

启贤干咳一声,望着戚常惜,说:“我倒是看看你还有什么狡辩之词!”

戚启贤重男轻女向来很严重,虽然也不怎么疼爱戚常悦,但是,也没见他对戚常悦这般。

戚常惜想,自己和戚启贤上辈子大约是仇人吧。

“祠堂不是我烧的,是二姐姐烧的。”说着,戚常惜坐了起来,指向了戚常悦。

“你胡说什么?!”戚常悦跳了起来,“看我不打烂你的嘴!”

“父亲,请让我把话说完,一会儿,要打要罚,悉听尊便!”

戚启贤望了一眼戚常恒,又想到他那句“屈打成招”,不想自己在引以为傲的儿子面前居然是这个形象,心里顿时有些不甘,然后瞪了一眼戚常悦,说:“你要是再胡闹连你一块儿打!”

戚常悦一听,气得半死,却也只能老实地坐着。

“早上我给大娘请安时,不小心烫伤了大娘的手,大娘罚我跪……”

“你做错了事,我还罚不得你了?再说,是你自己说要去祠堂跪的!谁知道你揣了什么鬼心思?”不等戚常惜说完,赵淑芬就打断了她,想把祠堂的事波及到她,做梦呢!

“我好好地跪在祠堂里,”戚常惜继续说着,“二姐姐就来了。”

戚常悦急了,说:“她根本就没有跪着!她还把灯油倒在了供桌上!”

“二姐姐,你怎可如此颠倒黑白?”戚常惜委屈极了,她又望着戚启贤,说,“是二姐姐把我揪到了供桌旁边,还推了我一把,我撞到了供桌,油灯才洒了,烛台才倒了,不信,爹可以检查一下二姐姐的衣服上是否沾了灯油。”

戚常悦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换,她下意识地赶紧捂住了衣服上的污渍,可是,她突然反应过来,戚常惜是在撒谎啊,她慌什么,于是,又赶紧放开了手,生气地说:“一派胡言!一点儿灯油能证明什么?”

可是,这个小动作已经被所有人尽收眼底。

“是不能证明什么,不过,是不是胡言,父亲让人检查女儿的后背便可知晓。”

戚常悦笑了起来,说:“好啊,我等着。”

反正,自己根本没有推过她!她也根本就没有撞到供桌。

戚启贤点点头。

两个下人带着戚常惜进了偏厅。

“她说的可是真的?”赵淑芬有点心虚了,小声问旁边的戚常悦,毕竟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这种事,她常干。

“母亲,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戚常悦娇嗔一句,不高兴地扭过了身子。

不一会儿,三人出来了。

“如何?”戚启贤不痛不痒地问了一句。

两个下人点点头,说:“三小姐背上确实有快淤青。”

当然,除了淤青,还有一条新的鞭痕,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

  • 戚常惜赫连淳小说 截图1
  • 戚常惜赫连淳小说 截图2
  • 戚常惜赫连淳小说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