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之上古密约原著小说百里昊和百里鸿熠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山海经之上古密约

山海经之上古密约

山海经之上古密约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珊瑚文学

作者:苏末那

时间:2020-02-14 09:28

评语:上古神力

《山海经之上古密约》小说的主角是百里昊和百里鸿熠,这本书为作家苏末那所著。美吉文学提供独家山海经之上古密约原著小说百里昊和百里鸿熠小说免费全文阅读。百里昊和年纪尚幼便被扶上燕王之位,被人当作傀儡。上古神力的出现让所有势力都开始争夺,三兄妹亦被卷入其中。

精彩节选:

布置成了喜堂的侯府大厅内,宾客纷纷后退,晋阳公主被人搀扶在百里鸿煊身后,两侧侍卫持刀对准喜堂内的背手而立的男子,他穿着不同于大周的繁复华丽服饰,剑眉星目,轮廓异常深邃,浑不在意四周对他的敌意。

百里鸿熠闯进大厅,猛地和男子的目光撞上。不同于她的愤怒,后者显得云淡风轻得多,只是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略久。

直到被一少年的身影挡住。

百里鸿烁把鸿熠藏到了身后,他并不喜欢那人看鸿熠的眼神,似有所图。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锋,错开。

明夜枫扯了扯嘴角,走到大厅中央朗声道,“明夜枫贺百里大公子大婚!”

百里鸿煊亦作拱手:“多谢将军跋涉千里,前来道喜。”

“大公子迎娶晋阳公主,今后辽东部与邺城,是亲上加亲。镇北镇北,侯爷名号意在保全周国北境吧?”

“保护周国子民的安乐生活,是我百里家族的责任。”

“素闻百里大公子为周国尽心尽力,为了国之大任,连自己的婚姻也可以牺牲。今日一见,果然是大仁大义。”

晋阳公主闻言尴尬地看向百里鸿煊,百里鸿煊却在众宾客面前握起她的手:“娶妻求淑女,百里鸿煊能与公主大婚,乃是三生有幸,牺牲二字,从何谈起?”

百里鸿熠看到大哥紧握晋阳公主的手,两个人身着的大红喜服,一个长身玉立,一个娇美可人,外人看登对非常,但在她眼中却是无比的刺眼。

这桩婚事也好,晋阳公主也好,热闹的喜堂内外,对镇北侯府对他们百里家而言,就是讽刺。

明夜枫突然笑了:“太后特意为大公子从遥远的辽东部选妻,可见她老人家对镇北侯的势力费了一番心思。今日一见,晋阳公主果真如传闻般才貌出众,今朝大喜嫁入镇北侯府,本将军相信,这太后亲赐的姻缘必定能告慰公主双亲的在天之灵。”

百里鸿煊听出明夜枫话中有话,此时也冷下了声:“本侯家事不劳将军多虑!”

明夜枫挥手,一群狼族武士抬着一只活的白老虎走到大厅中央。

“白虎一向只闻其名不见其面,珍贵异常。可汗狩猎之时特意生擒此物,送给大公子当贺礼,愿大公子夫妇鸾凤和鸣、五世其昌!”

随着话落,白虎咆哮,惹得众人忌惮不已。

这是来贺喜的,还是来捣乱的?

百里鸿熠秀气眉头亦是蹙紧,时刻留意着,若此人有半分不规矩,定叫他有来无回!

“今日,狼族万骑将军明夜枫亲临本侯婚礼,本侯却没为将军预备一个上座,实属本侯招待不周。想当年,先父远征漠北,曾擒得一白虎,剥其皮毛制成椅垫。今日本侯成婚,得此贺礼,正好再制一椅垫,送与夫人。如此巧合,也是缘份。何叔!”

“在。”

“将贺礼收下。待新妇祭祖礼毕,我将亲手杀虎剥皮,定不辜负可汗美意。”

“柔然乃狼族后代,纵横大漠数百年。我们可汗乃是识英雄重英雄之人,若是有一天,大公子不想屈居这小小的邺城侯府,狼族随时欢迎大公子的到来。”

在场众人随着他这番表态,脸色显得微妙起来。狼族对百里鸿煊示好,再思及大周王室对百里鸿煊的态度……着实一番冷汗下来了。

就连百里鸿烁心底也在庆幸,在来之前让王族侍卫带走了百里昊和,否则真不敢想这场面……

百里鸿煊当即脸色一沉:“将军莫要再说些有辱体面的话。贺礼本侯已经收,若将军愿意喝杯喜酒,本侯定当奉上佳酿。”

明夜枫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扬起嘴角,“可汗的贺礼既已送到,本将军的任务也已完成。邺城的酒太淡,大公子,告辞。”

说罢就往大厅外走,侯府侍卫紧随,仍是团团围着,并无放行的意图。

明夜枫的随从丑奴拔刀,双方对峙。少年英气凶悍,只可惜右手没有食指。

剑拔弩张之际。

百里鸿煊一挥手,便叫侍卫让出了一条路。

“将军好走。”

明夜枫抱拳转身,正往外走时,厅外天色突然幻作黑夜。

大厅内亦是突兀沉入一片漆黑。

正当大家惊慌失措之时,所有人如同被定住了一般。

时间静止。

一片银杏树叶如旋风般卷进大厅,幻化出人形。

来人一只白色锦靴踏入大厅,步履款款、穿越人群。他从百里鸿烁身边走过,侧眼打量,又走到大厅中央,对明夜枫微微一笑,脚步不停的一直走到晋阳和百里鸿煊身边。

他仔细打量着百里鸿煊,最后站在晋阳公主面前,用匕首划开了手心,鲜血溅了出来。

“万法俱忘,惟神是守。”

陵君手一扬,血涌进众人的身体。

“荧惑冲日,至阳之时,时机已到。”陵君左手拇指放在无名指第一节握决。“至上星台,侍卫我真。”

众人的手背上若隐若现有纹身显露。

被定住的百里鸿烁发现此刻自己站在祭台之上,三面环水之地,中间一个祭台,陈设着古老的青铜器,有些像商周时期的风格。

祭台上坐着四个人,都着白衫,四人围着一个红衣人。

他如受驱使般向红衣人靠近,然刚跨出去一步,镜像碎裂,顷刻又置身在大厅中。四周白昼光亮,仿佛刚才的天黑只是自己错觉。

百里鸿熠戳了戳神情古怪的百里鸿烁:“想什么呢?”

“你没看见?”

“看见什么?”

百里鸿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刚才我好像看到一些人,穿着白衣红衣。”

百里鸿熠听得云里雾里,“大白天的说梦话,我看你是喝晕了!”

离他二人不远,晋阳公主摊开了自己的右手手掌,手心里多了一片银杏树叶。

百里鸿煊其实是大厅中最早清醒过来的那个,亲眼见男人冲自己微笑和化作银杏叶消失的冲击,令他一阵心悸。此时察觉身边人的异样,体贴问道,“怎么了?”

晋阳连忙放下右手,摇摇头,没有说话。

百里鸿煊的目光却落在晋阳握紧的右手上。

鸿熠碰到的妖术。

会妖术的异人。

出现在邺城,究竟有何目的……

……

整个邺城,因为百里鸿煊成婚的喜事,也都张灯结彩,沉浸在一片红色喜庆之中。

明夜枫和丑奴信步在喧闹街上,因为高大俊美的外形和异域服饰引来不少视线。

在其身后不远,正是从侯府一路尾随而来的鸿熠和鸿烁。

后者颇有些头疼,“再不回去大哥一定会生气的,咱们跟着他干嘛呀!”

“剥狼皮。”百里鸿熠面无表情道。

“……两国交战尚不杀来使。”

百里鸿熠杏眸一眯,杀气毕露,“不杀也得让他掉层皮,我侯府岂是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你不是他的对手。”百里鸿烁皱眉,抓住了百里鸿熠的手腕打算带她回去。

“不试试怎么知道。”百里鸿熠勾唇一笑,立时甩开了他的钳制,跟着明夜枫闪进人群,很快便不见踪影。

百里鸿烁:“……”在心底暗暗叹气,她难道就没发现明夜枫和丑奴分开了,分明是诱局,却不得不迅速跟了上去。

百里鸿熠跟着明夜枫来到一条昏暗逼仄的巷中,正暗叹他自寻死路之际,却发现这人悠悠转身,抱臂对着自己的方向,玩味笑道,“百里家的公子,这般不舍得在下?”

“哼,我来送你‘上路’!”百里鸿熠一剑刺向他,明夜枫身形未动,丑奴从一旁闪身飞出,‘啶’的一声挑开百里鸿熠的剑。

刀剑相击的铿锵声不绝,二人霎时缠斗在一块。丑奴刀刀直戳要害,且是刁钻,百里鸿熠东闪西避渐渐落了下风,应付起来略有些吃力。

而明夜枫始终未动,且是抱臂观看,深深刺激到百里鸿熠,拼着全力也要好好教训这主仆二人!

鸿熠的剑气倾注杀意,若银蛇凌厉劈向丑奴,后者巧劲旋转避过,揪住破绽一掌击中她的肩膀。

百里鸿烁赶到时正好看到令他魂飞的一幕,忙上前接住了鸿熠。

“鸿烁来得正好,一人一个,决不能让他们走出邺城!”鸿熠捂住肩膀,强忍痛楚恨声道。

明夜枫唤回了丑奴,向二人道,“本将奉可汗之命,刚向镇北侯送去贺礼,不知哪里得罪了侯府竟然惊动了二位公子亲自前来。”

百里鸿熠郁郁道:“到处都是狼骚味,坏了小爷我的酒兴!”

“鸿熠,狼也打了,大哥还等着我们呢。大喜的日子,别闹得不愉快!”百里鸿烁因鸿熠受伤亦是沉下了脸,但在这事上他们暂且占不住理,闹大了更无好处。

明夜枫拦住去路,冷笑道:“堂堂大周国,不是一向最讲礼数的吗?二位公子在这无人小巷暗算使臣,只怕会丢了皇族的体面。”

百里鸿烁:“体面是跟人讲的!跟狼,不需要!”

丑奴听了这话猛然向百里鸿烁发难,被鸿烁挡开。丑奴拔刀,刀尖直劈向鸿烁,两人过招锋芒毕现,俨然要比跟百里鸿熠要高明厉害多。

鸿熠见状立马提剑和明夜枫对上。

百里鸿烁分神瞥见:“鸿熠!”挡掉丑奴的刀,转头帮鸿熠挡掉明夜枫的剑。明夜枫拦住鸿烁的攻击,却并没有出击。

丑奴抓住百里鸿熠一个空档,再次出拳击向百里鸿熠。百里鸿烁连忙推开明夜枫,将百里鸿熠护下,持剑对峙。丑奴要再次进攻,持刀的手停在半空,却是被明夜枫抓住了手腕。

打斗就此终止。

明夜枫凝着百里鸿烁,莞尔笑道:“此番我这邺城之行收获颇丰,一日得以见识到百里家三位公子个个都是英雄少年,我们狼族,最是识英雄重英雄,我们欢迎镇北侯,也随时欢迎三公子。”

“我堂堂大周,好儿郎多的是,总有一日,会把你狼族赶回北海去。”百里鸿烁冷声道。

明夜枫笑笑不置可否:“二公子、三公子,后会有期。”

说罢就带着丑奴离开。

待走出巷子,丑奴就有些沉不住气。

“将军刚才为什么要拦住我?被那两个小子如此羞辱,实在是有辱勇士尊严!”

明夜枫端着面无表情,看了看周围繁华的景色,忽而沉声道:“这里,看起来歌舞升平、一片祥和。你可知背后藏了多少阴谋诡计?且不论东西南北的四面外敌,光是内斗,就足以让这里毁灭。

百里氏人丁单薄,宗室只剩皇帝一人,太后贺氏又对藩王多有忌惮,这样的繁华太平,没有几天了。”

丑奴没有作声。

“阿纳坏在背地里蛊惑可汗,非要我来邺城送这个贺礼,事情办好了,是我身为万骑应该做的。办不好,就正中他的下怀。刚才吓唬那位二公子的话,也正是我的处境。挑起狼族和周国的争斗,这个黑锅,任谁也背不起。”

丑奴点头。

“何况,跟女人动手,那才是真正侮辱了我们武士的荣誉呢!”明夜枫思及那个脾气火爆的姑娘,不自觉咧了下嘴角。

丑奴嘴角抽搐:“她是个女人?”

明夜枫也不管丑奴,继续往前走。

此时街边尽头隐约响起空灵的声,“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

明夜枫向声音源头追去,却不见任何人影。

然声音依旧在重复,四面八方,无从分辨。

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

明夜枫杵在原地,面容沉凝。他想起在侯府大厅时所陷幻境,自己坐在祭台外延,与二十八个黑衣祭司坐在一起。黑衣祭司却像看不到他一般,只是认真的叩拜、结印。

和这有何联系……

丑奴警惕:“将军?”

明夜枫眼看着周遭熙熙攘攘的人群,那苍茫的声音消匿无踪,最终道了声‘无事’带着丑奴离开邺城。

展开内容+
  • 山海经之上古密约 截图1
  • 山海经之上古密约 截图2
  • 山海经之上古密约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