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墓陈原王虎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惊悚悬疑 > 灵墓

灵墓

灵墓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零度

时间:2020-03-26 14:39

评语:一路上怪事重重

《灵墓》小说的主角是陈原王虎,这本书为作家零度所著。美吉文学提供独家灵墓陈原王虎小说免费全文阅读。陈原看了一本小人书,却没想到竟然学会了风水玄学,后来他才知道,原来那竟然是一本寻龙宝书。他和虎子纠集了一批经验丰富的盗墓贼前去寻宝,却没想到一路上怪事重重。

精彩节选:

到了天亮的时候,我已经把整本书扫了一遍。

扫完了之后,我闭上眼想睡觉。但是脑子里全是这本书的内容,我根本就睡不着。于是我又坐了起来,又拿着这本书看了起来。

这次我是逐字逐句仔仔细细看了下去,虎子叫我去吃早餐我说不饿,没有去。还是虎子给我带回来的豆浆和油条。我就倒在床上一直抱着这本书看到了晚上,这一整天,我又把这本书捋了一遍。

这本书仔细看下去,了解的更多了。这本书是一位得道高人写的,这位得道高人叫辜托,不过据他说,这本书也不是他的原创,他只是把以前的一本手册给整理了一下,然后加上了自己的理解。

这本书原本叫做《入地眼》,主要就是说的以风水为根据,对阴宅的选址和探查。

这书也算是图文并茂,文字说不清的就用图来表达。图表达不出来的,就用文字注解。我是真的看上瘾了。

虎子看书也很容易上瘾。他迷上了金庸写的《鹿鼎记》。这书看开了就停不下来,干脆他把铺子关了,倒在床上和我一起看书。

这一看,连晚饭都没有吃,他是从下午一直看到了半夜,看着书睡着的。

而我这时候,又仔仔细细把这本书看了一遍。有了那本《古文翻译词典》,只要是有一个字看不懂,我也要去查一下,然后做好注解。

这么来来回回几次之后,我深有体会。觉得每重看一次都能有新的心得体会。

一个人一旦专注一件事之后,根本就睡不着觉,脑袋里全是这点事。

我又是一晚上没睡。

虎子睡醒的时候揉揉眼睛,看着我说:“还看呢啊!”

我嗯了一声说:“快看完了。”

虎子起来,去洗了把脸,回来对我说:“我去打一饭盒浆子,你吃油条还是包子?”

我说:“包子吧。”

虎子晃晃悠悠出去了,回来的时候买了豆浆和包子,放到了我俩之间的床头柜上,我就一只手拿着书一只手抓着包子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虎子去把店铺给打开了,他去前面铺子里看书去了。我俩谁也不打扰谁,一个在外面,一个在里面。就这样各看各的。

虎子的小伙伴儿们知道虎子买了挎斗子,都来这里瞻仰来了。还有人要钥匙想兜两圈。虎子这人有原则,车这东西,谁也不借。

这些小伙伴儿觉得虎子小气巴拉,一起挤兑虎子,开始在外面说难听话了。虎子干脆把他们都赶走了,虎子进了屋子后说:“都想着来我这里占便宜,开业的时候不见他们来帮忙,这群孙子。”

我一笑说:“管他们呢,爱不乐意就不乐意,我们没义务照顾他们情绪。”

“老陈,你看的是啥书啊,你都看了快两天了吧。好看吗?我可告诉你嘿,我看这本《鹿鼎记》绝了,我就把话撂这里,这本书早晚能拍电影。”

我嗯了一声,没有再接茬。

虎子说:“老陈,我爸他们单位有名额,我爸有一台电视机票,他没钱买,我把电视机票给要来了。我们买一台电视吧。”

我嗯了一声,还是没继续接茬。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本书上了。

虎子说:“得嘞,是我自己去供销社买,还是我俩去挑?”

我说:“你自己去就行,我就不去了。忙着呢。”

虎子随后就走了,临走问我要不要把我锁里面。我说把我锁里面就行。

虎子很快就拉回来一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这电视机是木头壳子的,中间是屏幕,两边是两个大喇叭。右边调台,全频道。电视机上面支着两个天线,用的时候拔出来,不用的时候能缩回去,就像是老师的教鞭一样。

电视机是昆仑牌的,据说也就是壳子是我们的木匠造的,机芯全是日本进口的。

虎子把电视摆在了屋子里之后,打开调台,找到了中央台之后,他拍着电视说:“四百六十大洋,老陈,这可是好东西。很多人没有票的都在外面等着呢,我刚拉出来,就给我加一百块钱要转走。买到就是赚到了。”

正看得来劲呢,突然就停电了。气得虎子直骂,喊着要去找供电局,问问他们是不是缺钱盖发电厂。

他说:“老陈,整天停电,这还怎么赶英超美?还是看小说靠谱,它不用电啊!不用电就不会受人摆布,等我有钱了,我自己买个发电机,到时候发的电用不了,我就卖给别人,还能赚一笔。”

接下来的时间里,只要是有电,虎子就会来看电视,没有电的时候就去看小说。实在是无聊了,还会骑着挎斗子在大街上兜两圈。他生活的有滋有味的。

而我就是一直在看那本书,看到了第三天的时候,这本书总算是被我看透了,再也看不出什么新东西来。我现在只要是一闭眼,满脑袋都是书里的那些关于阴宅大墓的东西。

这时候,我是真的知道累了,倒在床上的瞬间,脑袋几乎就麻木了,我闭上眼的瞬间就睡着了。

接下来我是醒了睡,睡了醒,浑浑噩噩过了一晚上,到了早上的时候,我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虎子在旁边说:“老陈,走吧,去参加生日宴会。”

我拿起来桌子上的电子表,我说:“这才几点啊!”

“不得去洗个澡啊,然后弄一身像样的行头过去。咱虽然是乡下来的,但是也不能给乡下人丢脸吧。”虎子说着就把我被窝掀开了,说:“我拿了毛巾香皂和香波,在外面等你。”

我还没出去呢,外面的挎斗子就启动了起来。我出去坐上挎斗子,虎子带着我先去了国营浴池,在里面泡了个澡。用洗发香波洗出来的头发又顺又滑,用手摸着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时候我深刻意识到,有钱真好。

洗完澡之后我们又去了供销大厦,我们弄了一件衬衣,一条西裤,一双大皮鞋。穿上之后,总有一种狗带嚼子的感觉,不像那回事。我俩试来试去,营业员很不开心。

营业员是个女的,一边吃瓜子,一边用眼睛斜我们。不耐烦了,说:“买得起再试,买不起就别试。咱们这可是国营单位,不是你们家的试衣间。”

虎子说:“你这不是废话嘛,不试怎么买。”

“诶呦喂,你倒是买啊。”

虎子还要说啥,我说:“行了,买了吧。”

我们花钱买了东西,营业员一脸的不高兴。给我们包衣服都是摔摔打打的,包好了直接扔到了我们的身上。

全国供销社的售货员都这德行,我们也都习惯了。

出来之后,虎子开着大挎斗子直奔南苑那边就过去了,虎子说尸影给的地址就在机场附近。虎子说南苑机场是军用机场,这假洋鬼子住在那边,不会想搞什么破坏吧。

虎子一边走,一边怀疑尸影是打入我国内部的间谍,还想着要不要去公安局报案。我说你少来吧,人家就是一个文物贩子,什么间谍,你想多了。

我俩看到了一片小树林,进去小树林把新衣服换上,旧衣服包上,塞进了大挎斗子的行李箱。之后我俩互相审视一番,觉得没啥问题了,开上车直奔南苑机场。

到了附近几番打听,总算是找到了尸影的家。

尸影在这里买了一套院子,我们来的时候,门口停了很多车,有桑塔纳,有天津大发,更多的是天津夏利。

虎子一直就想弄辆夏利开,只不过全车下来要十二万左右,实在是买不起,这才退而求其次,弄了辆大挎斗子。

除了汽车,还有很多摩托车,最多的就是从日本过来的小木兰踏板车。这些都是二冲程发动机,骑上屁股后面一股烟。在街上骑着也算是威风凛凛。

看得出来,这里来了不少人。

我们下车之后就往里走,刚进前院,我们就看到了三爷和李闯。

李闯看到我们之后就挥着手喊:“虎子,老陈,这边了。尸老板客人颇多,特意让我在这里迎接你们呢。”

虎子说:“你迎接管个屁用,客人颇多,我和老陈就不是客人了吗?”

三爷说:“你们这点身价就别那么多事儿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心里没点谱儿。你俩接下来就跟着我好了。少说,多看,大人说话,你们别插嘴。”

虎子说:“得嘞,都听您的。”

展开内容+
  • 灵墓 截图1
  • 灵墓 截图2
  • 灵墓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美吉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129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