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大国师,大骗子

大国师,大骗子小说

大国师,大骗子

作者:刑上香
状态: 已完结
来源:长佩文学网
更新时间:2020-05-22 14:58
开始阅读
作品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大国师,大骗子》的男女主是宋玄姬云羲,该文是作者刑上香的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大国师大骗子主要讲述了:宋玄是市井老江湖了,结果一不小心遇上虎落平阳的皇子姬云羲于是贪了点小财拿出看家本事给他算了几卦,结果自己也没想到卦卦应验,当了皇帝的姬云羲还顶着压力让宋玄当了国师。
精彩节选 章节目录

宋玄是混迹市井的老江湖,刚一离了安定城,他便将自己的路线规划好了。

安定城旁另有一城,名常宁,两城皆皆是北地要塞,离边关不远。

只是安定城荒僻,常宁城却还算富庶,多有边关倒卖走私的商贩落脚,再加上时有小规模的战事冲突,是以城内往来人口不定,正是一个落脚的好地方。

宋玄默默收了那算命幡,换做一身广袖儒衫,又将那银两混杂着藏在书箱夹层里,倒真仿佛一书生。

他晓得二狗的模样扎眼,便在临行前找了些染色的植株,硬是将二狗那一身威风凛凛地白毛染做了黄。他手艺不精,那土色深深浅浅仿佛生了癞,大体瞧着,倒的确像是条黄色的土狗。

他怕让人查到行迹,并不租用牛车,只拿脚走,且不走官路,只抄小路来走。

却不想,正是他这小心谨慎叫他遭了殃。

他遇上山匪了。

这世道本就不算太平,边疆时有小打小闹,前些日子北方又发了大水,百姓日子过的艰难,落草为寇的便多了起来。

宋玄记得两年前这山上还没有这么一伙人,不想他在安定城里呆了两年,一出来却对上一群骑着马手执刀斧的壮汉。

那为首的汉子一个胡哨,几个喽啰便骑着马,将宋玄团团围住。

为首的男子瞧见他便啐了一口:“晦气,是个穷酸书生。”

宋玄心道,你最好当我身上没有油水,将我远远得打发了才好。

嘴上却笑道:“这位壮士,我一个书生,身无长物,家里更是穷的叮当响,诸位若是要劫,怕也只能劫色了。”

“你这书生,胡言乱语。”那人听了也觉得好笑,也无心搜他:“身上有多少银两,通通拿出来,敢藏一个子儿,老子砍了你。”

宋玄磨磨蹭蹭从腰间鞋底抠搜出几个铜板来,又从怀里捡出一块碎银来,苦着脸地递给那人:“好歹给我留个烧饼钱罢。”

男子一见,气焰更消,当真摔了两枚铜钱给他,烦躁地挥了挥手:“走吧走吧。”

宋玄捡起那两枚铜钱,低着头往前走,没走两步,忽听得身后传来一声低喝:“等等,你站住!”

宋玄登时立在原地,不知自己被看出了什么端倪。他心里倒也不是很怕,虽说人腿跑不过马腿,但他至多也不过破财消灾罢了。

山匪虽凶残,却大都讲究个“义”字,也不至于跟平民百姓过不去。

男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驱马前来,从上往下瞧着他:“你是个读书人?家住哪里?”

宋玄不明白他怎么忽然提起这个,只低声道:“在下安定城人,出来探亲的,念了两年书,只是脑子不太好使,只得了一个童生。”

男子问:“连个秀才也没考上?”

宋玄做出几分沮丧的模样来:“若是中了秀才,我又岂能潦倒至此?”

男子拧起了眉毛,好像有些为难,最终只道:“算了算了,就你了。”

宋玄不解,还没来得及问,就听那汉子吩咐:“就这个了,带回山里去。”

宋玄暗道不好,还未来得及动作,就被那人一把提到马上。

只听他咂舌:“好你个穷书生,瞧着瘦猴儿似的,怎么这样沉?”

宋玄心想那是箱子夹层里银两的重量,跟他有什么关系。

这人话音刚落,就听“嗷呜——”一声,一道黄色的影子闪过,二狗竟一跃而起,直扑向那喽啰,亮出了一口锋利的獠牙来,吓得马匹抬腿长嘶,将两个人都给甩了下来。

糟了,忘了二狗了。

显然二狗是见他要被强行带走,便要护他,却不想让场面一下紧绷了起来。

宋玄连忙呵止二狗的动作,眼见着事态紧张,一众山匪纷纷抽出刀来,似乎要将二狗当场剁成肉糜。

宋玄忙道:“这是在下家中养了多年的护院狗,这次家人不放心我独自外出,这才带了出来,畜生不通人性,还请各位高抬贵手,放过它吧。”

男子被狗惊落了马,丢了大脸,本拾起刀来要砍,却还是畏惧于二狗的凶猛,不敢独自上前去。

最终只能说:“罢了,也是条好狗,你若能让他回家去,我便不计较了。”

宋玄忙低下头,对二狗低声说了什么,二狗倒仿佛真的听懂了似的,抖了抖身上的毛,跑远了去。

经了这一茬,宋玄便又坐在了那汉子的马背后,山上的路不平,宋玄被颠得难受,连早上进肚的干粮都险些吐了出来,下马时晕得不知东南西北。

再一抬头,果然是到了这伙山匪的老巢,在这山林里头竟搭起了一伙营寨,甚至还有放哨的箭楼。

那放哨的山匪见他们回来,便高声招呼:“今个儿又带什么货色回来了?”

男子叹了一声:“别提了,毛都没捞到一根,只带了个穷书生回来,老子还险些让狗给咬了。”

话音刚落,众人皆哈哈大笑。

那山匪指着宋玄问:“二当家,这人怎么办?”

男子显然也有些犹豫,半晌道:“先关到柴房里头去,等大哥回来再做打算罢。”

宋玄这才晓得,这个截自己上山的人竟是些山寨的二当家。

山匪显然有些犹豫:“可……柴房里头不是关着一个呢么?”

二当家摆了摆手:“关了就关了,两个都弱鸡似的,还能逃出去是怎么?”

于是宋玄便被山匪推搡着走了。

宋玄也是无奈,他有心同那二当家说些什么,只是还没摸清这人带他上山的真正目的,只好先静观其变。

几个山匪打开柴房的门,将他推了进去,“哐”一声关上了门,便听见门外响起了上锁的声音。

柴房里的气味很不好闻,光线又暗,宋玄摸索着向前走了两步,脚底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

柴房里响起了一个低低的闷哼声。

宋玄低头一看,正对上一双冰冷的眼睛,惊出了一身冷汗来。

宋玄早就听那二当家说柴房里还有一个人,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位。

三皇子,姬云羲。

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宋玄越是想避着,这人却偏偏要送到他的眼前来。

“宋先生?”姬云羲勾了勾嘴角,看着他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复杂。

宋玄勉强笑了笑:“羲公子安好。”

姬云羲半倚在墙边,语气淡淡,不知是褒是贬:“宋先生果真料事如神。”

宋玄见到他,先是一惊,既而头疼起来:自己的胡言乱语,几时竟这样灵验起来。

说有灾就有灾,说有难就有难,先前他说姬云羲劫数未尽,转头姬云羲就被这些山贼掳去了。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见姬云羲吃力地从怀里摸出锦囊来,那锦囊被刺破了一个大洞,上头还嵌着一枚被折了杆的箭头。

“这是……”宋玄忙捡起那锦囊来,那锦囊上绣着极为眼熟的符文,拿手一捻,里面硬邦邦一块,好似变了形。

倒真是他送出去的那锦囊,只是破烂得难以辨认。

“这是你送我的锦囊,”姬云羲勾了勾唇角,目光似是探究。“若说料中刺杀之事是偶然,这次却是宋先生实打实地救了我一命。”

“这锦囊里的东西替我挡了穿心一箭,如此看来,先生果真是个有本事的人。”姬云羲说。

宋玄听后便是一愣,这误打误撞未免撞的也太过精准,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怀疑。

而且此时此刻,他又哪敢居功?

他莫名其妙料中了姬云羲的两次劫难,又和姬云羲撞在这柴房里,只怕姬云羲会对自己有所怀疑。

他虽不傻,却也不乐意同心思深沉的权贵周旋,尤其是姬云羲身份尊贵,这种说叫他掉脑袋,就让他掉脑袋的皇子,他是万万不想沾边的。

可眼下这情况,他若不解释,又不知道这姬云羲会不会以为自己勾结旁人害他,才会推算的如此精准。

果不其然,宋玄还没说话呢,就听姬云羲率先开了口。

他的声音绵软无力,似乎比先前更加虚弱了。

“只是宋先生,你怎么会在这儿?”

猜你喜欢
第一废材狂妃小说
第一废材狂妃
金子多多
风骨犹情小说
风骨犹情
绿溶
皇叔的娇宠小白莲小说
皇叔的娇宠小白莲
千崖秋色
重生黑化:手撕全京城贵女小说
重生黑化:手撕全京城贵女
肆无忌
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小说
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
平白兄
冷帝娇宠:狂妃不好惹小说
冷帝娇宠:狂妃不好惹
大锦鲤
贵女的品格小说
贵女的品格
一碗甜粥
金牌嫡女小说
金牌嫡女
九尾小妖
神医皇后:陛下,娘娘又占山为王了小说
神医皇后:陛下,娘娘又占山为王了
兔牙儿
权倾天下:摄政王强宠下堂妃小说
权倾天下:摄政王强宠下堂妃
沐风